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女子被孟槐菡戳中痛处,面色一白,容颜老去对任何卖脸为生的女子都是巨大的打击,更别提她还染了那种不干净的病,所有人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看见女子摇摆的神情慢慢坚定,孟槐菡轻蔑一笑,绝路上的人最经不得诱惑。她倒要看看,一个在父亲大寿之日,不招呼客人,反而领了勾栏院有病的妓子来家里厮混的畜生,还有谁家小姐敢嫁!
    “菡儿你在做什么?”
    孟槐菡身体一震,头脑空白一瞬,才听清这个声音是她亲哥。她拨了拨头发,换上娇柔的嗓音,“哥,你怎么在这?”
    “菡儿你一未出阁的姑娘家,哪里学的这些!要是让外人知道你、你……怀疑你也……”孟槐道只是出来喘口气,他不太适应京城这一套,宴席上比他身份高的比比皆是,周氏不停催促他去结交,好像回到以前的某个时候。
    “把她送回去。”孟槐道叹了口气,怎么说都是孟家人,出了丑脸上也无光。
    “我不。”
    “菡儿听话。”
    “我这都是为了谁?!你想想娘,她受了多少委屈!你辛辛苦苦在外谋职,一年回不了两趟家,不知道我们受了多少欺负。爹爹避嫌不愿意提拔你,孟侜呢,他用计逼娘拿出那道圣旨,第二天就领旨上任大理寺正,毛都没长齐就处处压你一头。你看外面那些宾客,有多少人现在还认为孟侜才是孟家嫡子!”
    那道圣旨本就是下给姜瑶的,姜瑶死后被周氏占为己有,藏着不给孟侜,孟侜用了点计策才让周氏交出来。
    到了孟槐菡这里,倒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孟槐道不为所动,孟槐菡转了转眼珠,话锋一转道:“哥,你知道今天林姐姐也跟着林夫人来我们家了吗?”
    见哥哥被吸引了注意,孟槐菡心里一喜:“我知道你喜欢林姐姐,林姐姐也有意思。但林夫人闺中就与和姜瑶交好,今天娘替你探口风,但林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看上了孟侜这个儿婿,指不定明天就有什么指腹为婚的传言。那时哥你怎么办?林姐姐怎么办?你忍心看她嫁给孟侜,你们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互道大哥弟妹?”
    孟槐菡一句句都往他哥心窝子上戳。
    孟槐道脸色大变,陡然后退了两步,他张了张口:“霜儿、不,林小姐她真这么想吗?她也对我……”
    “是。”孟槐菡肯定。而事实上她和周氏一样,讨厌任何与姜瑶有关的人和事,根本没和林小姐说过一句话,更不知林小姐内心所想。
    孟槐道僵直在原地,内心天人交战,当孟槐菡越过他身边时,他右手虚虚拦了一下。
    “嗯?哥?”
    孟槐道顿了顿,转而抬手遮住午时刺目的日光,慢慢闭上了眼,任由妹妹带着人去毁掉他的弟弟。
    他想起自己跟着周氏来到京城时,刚刚三岁,孟家主母还是姜瑶,周氏白天让他对姜瑶客客气气地叫夫人,晚上掐着他的胳膊哭骂他不争气不讨孟甫善喜欢。
    小孩儿不懂大人间的矛盾,只知道姜瑶分给他很好吃的糖,阳光落在姜瑶的衣服上,是比周氏更暖的温度。姜瑶还让他摸过尚在肚子里的弟弟,说等大将军击退外敌战胜归来,她便会离开,弟弟不会跟他抢孟家的一切,笑着问他还会讨厌这个弟弟吗。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
    孟槐道眨了眨眼,眼里一片干涩。
    他说“我会保护弟弟”。
    童音清脆,掷地有声。
    第8章
    可是后来,周氏不断跟他说着“姜瑶不会走了,孟侜要跟他抢爹爹”,听着听着,孟槐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忘了这句话。
    他看着孟侜一日日被妹妹欺负,父亲漠视,母亲纵容。他学会了熟视无睹,这个家让他倍觉压抑,最后提出外出为官的想法。
    他现在和其他人一样了。
    ……
    楚淮引在宴席呆了会儿,台上的旦角咿咿呀呀,他借口逛一逛花园,脚却往孟侜的住处抬。
    边走还边问:“季炀,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季炀默默跟着楚淮引又快又急的脚步,心想您这哪像是不知道的,但面上还得配合:“属下不知,但随便走走,应该就能看见。”
    经过一片湖,面前是一个破落的小院子,树荫隐蔽,蚊虫滋生,春夏秋冬没一个时候适合住人。楚淮引皱眉,他知道孟侜在孟家待遇不好,没想到这么差。
    两个不长眼的护院拦住去路,粗声粗气:“二少爷身体抱恙,夫人吩咐任何人不能打扰。”
    季炀刚想说你没长眼吧,淮王去哪儿还没有去不成的时候。
    楚淮引摆手,“原来如此,那本王就不打扰了。”
    护院眼睛瞪出铜铃大:“是王、王爷……”
    “我们去别处看看。”楚淮引装模作样走了一段路,趁人看不见了,纵身一跃,跳上围墙,“你在外面等着。”
    孟侜手臂抬久了泛酸,他揉了揉手腕,放下笔,准备烧掉字迹不同的练笔纸。
    外头突然传来有人落地的声音,鞋底踩在满是枯叶的地板上,沙沙作响。
    孟侜手一顿,迅速扯过一旁的宣纸盖上,压在最下面。
    不等他做出下一个反应,来人已经逼近门口,“孟侜。”
    楚淮引大概是不懂得客气为何物,打了个招呼便进来,孟侜站在原地,平静地像是街上遇见老朋友一样。
    “病了?”
    “没。”
    “在练字?”楚淮引哪壶不开提哪壶,甚至流露出一副想切磋的兴味深情,“书法养人,本王也……”
    孟侜不着痕迹地将露出来的墨迹折到里面,“不了,费钱。”
    楚淮引一噎,目光转向一旁的食盒,皱眉,“你还没吃?”
    中午过来送饭的人看着不怀好意,孟侜留了个心眼,每样菜挑了一点,放在老鼠洞口。每夜被它们啃木板的声音吵得咬牙切齿,今天正好试个毒。
    说起来那只大老鼠吃了有一个时辰了。
    孟侜眼波微动,余光瞥向洞口,与大老鼠来了个照面。对方生龙活虎地出洞,丝毫不把房间里的两个活人放在眼里。
    “没胃口。”孟侜按着早已饥肠辘辘的肚皮,有气无力地回答楚淮引的问题。
    非常违心,违胃。
    楚淮引以为他是被老鼠恶心的,当即执起桌上的一支笔当作暗器朝老鼠射去。一击即中,射透胸腔,老鼠扑腾了两下,一命呜呼。
    楚淮引不知怎么的,就见不得孟侜饿肚子,“菜色不错,本王倒是还没吃,如果你不介意……”
    饭要看别人吃得才香。
    小孩子都是这样哄的。
    为了“勾起孟侜食欲”,楚淮引压下饱腹感,打开食盒,只有一双筷子。菜都凉了,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凉糕。
    他都饿成这样了,楚淮引还好意思跟他抢吃的?可是……面前的人不仅是淮王,还是债主啊……
    危机感袭来,孟侜肚子叫嚣着要吃,甚至忘记笔迹的事情。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淮引的手上的动作,眼睁睁地看着楚淮引自来熟地打开食盒,自来熟地拿起唯一的筷子,自来熟地……
    唔,他看着突然递到嘴边的糕点,捏着灰扑扑竹筷的手指骨节如玉,比莹润剔透的凉糕更为诱人。
    孟侜没有体会到楚淮引的良苦用心,饿极了的他脑子运转得很慢,第一反应是楚淮引礼节性地跟主人客气一番,这口不吃就吃不上了。
    孟侜眯起眼睛,真好吃,就是太少了。
    投喂养不熟的小野猫的新奇感占据了楚淮引的心神,从第一次见孟侜,他就特别想逗他,控制不住地想从这只小猫脸上看到更多的表情。京中有不少富家子弟喜好养宠物,招猫逗狗养蝈斗鸡,楚淮引一向是看不上的。
    可是,现在这种愉悦的心情是怎么回事?特别想把人放在身边,有事没事逗一逗揉一揉。
    那七千两,孟侜最好是还不上……不然他有的是方法让他越欠越多。
    他一口接一口地喂着,惬意地弯起眼角。
    瞧,没胃口的小猫,他一喂,就乖得不行。
    孟侜不知不觉间就坐在了椅子上,他摸了摸小肚子,淡淡的掀起眼皮撩了一眼楚淮引,对方靠着桌子,在他看过来时,欲盖弥彰地把四分之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
    他们……有这么熟吗?
    吃饱喝足,孟侜开始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
    楚淮引随手把碟子一搁,正要说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至少三个人。
    孟侜机警地抬头和楚淮引对视一眼,却看见他嘴边沾着一点碎屑,有损淮王英明神武的形象。他眼里有了点笑意,在不速之客进来之前抬手帮楚淮引拭去。
    孟槐菡粗暴地推开房门,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
    “野种——”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像是被捏住嗓子的鸭子,孟槐菡看见心上人就在这里,急急未出口的恶言,声调都变了。
    “臣女见过淮王。”
    她身上有女子熏香,十足的侵略性。楚淮引后退一步,不悦地拧起眉,这孟府上下是个人就能踩在孟侜头上,这个认知让他眼里划过一丝狠厉。
    孟槐菡一慌,不敢对视:“我、我只是听说哥哥生病了,特意过来看看,既然哥哥无恙,我就不打扰淮王和哥哥谈正事。”
    孟槐菡第一次在孟侜面前示弱,“哥哥”两字叫的亲切依赖,孟侜暗暗翻了个白眼,冷着脸一言不发。孟槐菡需要在淮王面前批一层面皮,他可不需要。
    孟槐菡自讨没趣,悻悻离开,只是出去时,身后的丫鬟少了一个。
    楚淮引突然揉了揉孟小猫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再等等,最迟不超过三个月。”
    孟侜轻轻一躲,不懂楚淮引的话是什么意思,等了半天没下文。他一边奇怪,一边有点期待,就接触的这几次,淮王的承诺从不落空。
    三个月后会发生什么?
    难不成是……登基?
    孟侜被自己的脑补惊得倒吸一口冷气,那他现在是抱大腿,还是抱大腿啊?
    一时间连看楚淮引的目光都温柔了起来。
    楚淮引必须马上就感受到孟侜的变化,他心头一热,突然觉得天气十分闷热,不等他想明白,有孟府的下人禀报,有个小孩在孟府后门指名要见淮王。
    小孩?
    村什么树?
    楚淮引想起那个素未谋面的人,他查过那家赌坊,兵器来源确实不正当,并且从它的样式上看,属于同一批大规模铸件。兵权是楚淮引的王牌,有人养私兵,造私器,直接触及他的底线。
    不能再陪京城这些人慢慢玩了。
    他眼神一暗,对孟侜道:“我去去就来。”
    孟槐菡一出孟侜的小院子,脸上的谦卑褪去,眼里逐渐染上一丝疯狂。
    孟侜在孟家就是跟野草,哪天被一把火烧了都没人替他收尸,孟槐涵自觉这个计划费心费力,已经是看在一同姓孟的份上大发善心。
    孟侜到底是大理寺正,孟槐菡没有傻到直接在饭菜里下药,而是采用两种药物混合的方式,一种下在饭菜里,无色无味,就是太医也检查不出来。
    另一种混在她身上的熏香里,天知地知,孟槐菡不说,洗个澡销毁证据,谁也猜不到她身上。她带着“丫鬟”,让她躲在外面,而她进去刺激一下孟侜,等她走后,药效一起,“丫鬟”便可推门而入。
    那时,孟侜早已丧失理智。药效之强,别说孟府的年轻“丫鬟”,就是那上了年纪的也……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