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楚淮引浑身湿透,从头到脚都在滴水,手里紧紧攥着一条蓝色布条,被锋利的匕首划成两半。
    “殿下,换件衣服吧。”季炀干巴巴地劝着。
    楚淮引双目赤红,执拗地盯着不平静的湖面。
    他怎么就让孟侜从他手里丢了!
    眼睁睁看着他被洪流卷走!
    他九死一生才靠岸,完全不敢想象孟侜会遭遇什么!
    手指几乎要把布料捏碎,楚淮引声音沙哑,万分自责裹挟着不敢想的绝望,“先找孟侜。”
    远处,孟侜身披蓑衣草帽,从外表完全认不出是谁,他远远看着楚淮引,轻轻说:“后会有期。”
    “出发吧。”孟侜向车夫说。
    他想起货船上,楚淮引说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被他一打岔就忘了。
    会是什么呢?
    孟侜是个俗人,只能想到升官发财。
    天空再低沉,大地再迷蒙,这江山总是秀丽的,并且终将属于你。
    楚淮引,我愿山水有期。
    第23章
    诺大一个京城,值得牵挂的事情不多。
    姜信慢慢懂事,楚淮引不会亏待姜家,经过这么多事,孟侜要是再看不出凡是和姜家有关的事楚淮引都会多上几分心,那他真是白活了。
    死遁对于楚淮引有些残忍,孟侜被关心了这么久,也不是没心没肺,他心里有愧,但也只能苦中作乐地想,楚淮引他在战场上马革裹尸司空见惯,他的心里装着万里江山与黎民百姓,属于孟侜的一小片地方慢慢就会被挤占干净了吧。
    回首遥望,城门巍峨,商旅客行,络绎往返,而他只能陪楚淮引走到这一步,想来是有些遗憾的。
    不过很快,孟侜就没空伤感,他以解手为借口,让车夫停在白杨林前,他的全部身家都埋在那里。
    今天走得太突然,他临时起意,分无分文,要不是身上这件衣服看起来非富即贵,大概都没有车夫愿意上路。
    紧走两步,出现在他眼前赫然就是一个新挖的坑!
    谁敢动他的银子?
    他省吃俭用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的银子!
    新翻出来的红泥带着一股狗尿味,四周散布着野狗的梅花脚印和一行鞋印。像是野狗在这里撒尿刨坑,翻出银子后被同样来解手的行人拾走。
    孟侜怀着极度虔诚的姿态,几乎是屏住呼吸去找他埋的另外两处银子。还好,都还在。
    但是损失了大头,只余下五百两。
    京城租的马车十分昂贵,孟侜本打算豪气一把,直接雇马车一路到江南,他上辈子出生于江南,对那里的气候更为适应。
    现在……孟侜不好意思地对车夫道:“大叔,到前面的城镇就把我放下吧。”
    他决定买辆简单的马车,自己赶路,走到哪算到哪,遇见合适的地方就停下来。
    他连安定下来后的营生都想好了——写小话本。上辈子背过那么多剧本,奇幻灵异古装悬疑,应有尽有。还可以请个书童,他口述,书童誊写,很圆满。
    当说书先生也行,讲一讲他和当今太子升级版的爱恨情仇,不是,伟大友谊。
    反正饿不死。
    ……
    与此同时,孟侜离开的那艘画舫上,王钧阳一人挑三人,终于被打趴下。
    其中有一人,曾经不小心撞到王钧阳的马车,就被王钧阳当马骑了三天游街示众,他爹是地方刚上来的小官,人微言轻,躲了三个月不敢出门。不仅是他,另外两人或多或少也被欺辱过,不得已当了王钧阳的狗腿子,舔着脸伺候他。有仇报仇,见王钧阳躺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把他的脑袋狠狠踢到桌角。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右相的公子不是很威风吗!啊?我未婚妻也敢抢?”
    三人你一脚我一脚泄愤,仇恨上来哪管得着死活,从王钧阳额上留下的血迹触目惊心。京城的这些纨绔们,不论老爹官大官小,一个个在更有权势之人的搓揉下,没有生出同理心,反而一个个憋成变|态。只有这样才能和其他人打成一片,严镶家的公子一直是他们嘲笑书呆子的对象。
    “等等,他不动了!”一人拦住其他两人,可别把人打死了,待会儿还要送官呢。
    “不会是死了吧?”此言一出,三人都很恐慌,京城局势变幻之际,他们老爹下了不准惹事的死命令,生怕被楚淮引注意到。太子殿下铁面无私,不讲情面,最痛恨纨绔,大家都知道。
    一人蹲下去探了探王钧阳的鼻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没、没气了……”
    “不是我、我只踢他的大腿!”
    “也不是我,我没碰到他!”
    三人互相推脱,纷纷后退,鞋子上的血迹在木地板上划了好几条血红道道。
    外面官兵找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三人俱是脸色惨白,其中一个穿白衣的看起来比较有脑子,他咬了咬牙,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沉湖里,外面浪那么急,明天指不定冲到哪里。”
    “对,对,有道理。”
    合力把王钧阳挪到孟侜爬上来的那处船沿,将要仍下时,白衣人提议:“等等,给他换件衣服。这件衣服布料太好了,万一尸体被发现,官府立案,可能会查到我们头上。”
    出门时为了迷惑王钧阳,他好生招待了王钧阳,新衣新鞋,然后带出来见另外二人,为的就是让他体验那种落差感,记一辈子。
    他四处看了一圈,发现一堆破烂湿衣服,以为是刚才落水的小厮遗落的,扒了王钧阳的衣服就往上面套。
    换一件普通衣服,衙门一看无名无姓一穷二白,大概就是草席一卷扔到乱葬岗。
    孟侜的衣服又廉价又破,白衣人打了个好几个死结才勉强套上。
    “噗通”,沉闷的落水声响起。
    追着孟侜的鳄鱼还未游远,嗅到逸散的鲜血气味,黑隆冬的两只灯笼眼迟缓一转。
    恰好御林军敲门清场。
    “太子有令,无关人等速速离开千阳湖!太子有令,找到孟侜赏金万两,加官进爵!太……”
    三人还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刚才爆炸时也只顾着打架,“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
    “啊!怪物!有怪物……是、是鳄鱼!”下水寻人的一个侍卫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岸上的同伴迅速反应,齐齐用力通过腰间的绳索将他拉了回来。
    侍卫趴在岸上,脸色都吓白了,他在千阳湖畔土生土长,从没听说过有鳄鱼。
    楚淮引在他叫出声的那一瞬,立刻抽出一柄长刀,眼睛一眯,瞅准浮出水面的半只鳄鱼脑袋掷了过去,长刀直刺,仅留刀柄在外。
    “捞上来。”
    划着小船的侍卫立即捞起尸体,运往岸边。
    “怎么会有鳄鱼……季炀,你速去刘家看看。”
    楚淮引看着侍卫运回的鳄鱼,心里升上不好的预感,这个预感在他看见那庞然大物的齿缝里蓝色碎布条时放大了一万倍,货船上的爆炸似乎在脑海里再次炸裂,燃灭了万物生灵。
    他踉跄着上前一步,握住刀柄,注入内力转动刀锋,瞬间将其开膛破肚。
    令人作呕的腥味传来,楚淮引闭了闭眼,不敢看。
    他第一次做了懦夫。
    “有什么?”
    暗卫仔细辨认了一通鳄鱼胃里的残渣,尽是一些没消化完的鱼虾。
    他知道主子想知道什么,战战兢兢地回答:“没有。”
    这个答案并不让他松一口气,灵魂已经掉进了深渊,没有什么再能引起波动,除非孟侜现在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再找。下水的人都带上药粉,另外分出一队人,解决全部鳄鱼。”
    ……
    这场声势浩大的捞人持续了七天。
    第八天,不知道楚淮引是放弃了还是如何,不再像之前没日没夜地守在千阳湖。
    但寻人还在继续,逐渐扩散到下游河域。千阳湖被封锁,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凡是因此生计受影响的,都可以去淮王府领补偿,分文不少。
    淮王府。
    季炀向楚淮引汇报刘家鳄鱼被放一事的进度:“确实是我们的人里面出了内奸。人现在在天牢听候处置。货船的老板被炸死,但听他的伙计说,他有个弟弟,据长相描述,与刘家逃脱的幕僚有几分像。”
    “看来这个幕僚才是幕后主使了,他是刘家的心腹,借此接触到皇权,甚至是五城兵马司,再往前看,刘家曾率领过北境大军。而他兄长的船队行遍大魏内河,本王的皇弟和刘鸿宝都不如他啊。”
    “殿下的意思是……”季炀不敢多加猜测,自从孟侜失踪过后,主子更加喜怒不形于色,难以捉摸。他现在总算知道,孟侜的存在有多重要了,能逗人笑,脑子又好使,主子身边有他都多了几分人气。
    季炀甚至觉得靠近楚淮引的书房,跟当年跟着他上战场有一拼。
    “继续通缉。找人把这个船队往深入查,查不出来就直接解散它,凡是可能与联络有关的事和人,一分一毫都不能留下。”
    “是。”
    季炀踌躇了会儿,还有一个消息,不知道能不能说。他都不敢在楚淮引面前提任何跟孟侜有关的事。
    “说。”楚淮引面无表情。
    “姜仪上书请求扶老将军灵柩回京。”季炀压低声音。
    姜仪就是孟侜的舅舅,所有人都知道,他十八年前已经战死。
    楚淮引手中的奏折“嗒”落在桌上。
    姜仪……
    是他那日要和孟侜说的好消息。
    可他没有听到。
    “拟旨,封姜仪为镇国将军,追封姜战禹为护国公,送进宫给父皇过目。”
    天元帝最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由楚淮引代理国事,他见大儿子似乎并不急着当皇帝,每日请安问药,有大事找他禀报,虽然只是走个过场。便也渐渐看开了,大魏江山后继有人,他有个善终,下去了还能得列祖列宗一个夸奖。
    圣旨一出,举国皆惊。
    大魏如今讨论度最高的就是姜家和孟侜。
    时也,运也。
    这孟侜一出生外祖就战死,娘俩被周氏按着欺负,死了之后,姜家舅舅居然神奇地复活,还被奉为镇国大将军,麾下四十万铁骑,即将回京受封,乃是未来皇帝眼前第一红人。
    投个好胎,没命享福。
    原本只是唏嘘一阵,后来传着传着不知怎么变味了,说孟侜就是姜家的丧门星,老天爷终于看不下去把他收了。
    仅仅三天,有些迷信又愚昧的人不禁跟着破口大骂“死了好,不然怕是会影响国运”。
    消息传到楚淮引耳里时,季炀时隔半月,终于再次看见主子震怒。
    第24章
    比楚淮引更早察觉的人是孟甫善。
    自从圣旨下来,孟甫善脸色是白了又青。孟侜跟着太子上船,现在下落不明,他表面上派了全部府役协助寻找,心里却纳闷孟侜什么时候跟太子走那么近。
    这孩子活着跟他不是一条心,死了他反而能借题发挥。孟侜要有个万一,太子总不会亏待孟家。孟甫善想通这点,完全不把孟侜死活放在心上。
    可是姜仪还活着,一切就不一样了。
    姜仪根本不承认自己是他姐夫,姜瑶死不瞑目,孟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与姜家唯一的情分被斩断,只剩下血海深仇。姜仪现在麾下四十万大军,若他刁难孟家,楚淮引站谁不言而喻。
    孟甫善后背一凉,坐立难安,竟然生生老了几岁。若不是周氏那个女人心眼比针小,把姜瑶母子逼到无路可退,他现在也不用面临这种窘境!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