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看在周家财势的份上,孟甫善对周氏的无理取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到头来,姜家死而复生,两代人都是未来君主的心腹臣子。反观周家,钱财来路不正,他差点被连累谋反。
    这个毒妇!
    孟甫善至今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男儿在世,功名利禄光耀门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他只恨自己押错了宝。
    于是孟甫善开始积极寻找孟侜,每天从绕着千阳湖神色悲戚地走一圈,念子心切,伤极之时潸然泪下。
    普通百姓哪知道孟府里的腌臜事,看见孟甫善不去上朝,亲自来找儿子,无不表露同情。
    “孟相爱子心切,为人父母,不外乎此。”
    时刻注意自己风评的孟甫善,在谣言冒头的时候便感到不对。传得太快了,八成有幕后推手,他一查,居然是自己女儿!
    周家人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
    孟甫善简直后悔没让孟槐菡跟着周氏一起滚出孟家。小小年纪,诗词女红不会,尽跟着周氏学不入流的手段。
    月初孟槐菡已经嫁人,不是光彩的事,也没有娘亲张罗,她不声不响带着一大笔嫁妆住进王大富家。
    有钱就是主子。
    王大富对她言听计从,孟槐菡让他帮忙散布丧门星的谣言,他一群青楼认识的酒肉朋友,花点钱,消息添油加醋传播地比什么都快。
    此时孟槐菡正在院子里,吐着葡萄皮听小丫鬟绘声绘色地描绘外头的流言,笑得前俯后仰。
    吱呀——
    孟甫善推开木门,“涵儿。”
    “爹。”
    孟槐菡拨了拨衣服上的瓜子壳,站起来,开心道:“您来接我回去吗?”王大富虽然听话,但终究不如左相府的大院子住得舒服。现在孟侜死了,哥哥又不在京城,爹一定感到孤单吧?
    孟甫善不动声色地把她的手拨下去,“在这里住的习不习惯,你娘说她想你了。”
    周家参与谋反罪无可恕,但周氏已经外嫁,最后被判流放。如果孟甫善不那么绝情,为了把自己摘干净选择休妻,周氏可能还会轻判。
    孟槐菡脸上闪过惊慌,她后退几步,“不,爹,女儿想陪着您。”
    “侜儿生死未卜之际,你居然散布谣言抹黑他的清名,目无兄长,不知向善,我孟甫善没生过你这个不肖女。你去找你娘吧。”
    孟槐菡打过,骂过,淹死过孟侜,这是孟甫善第一次为孟侜说话。她瞪着眼盯了孟甫善一会儿,突然坐回去,语气轻松道:“您怕姜仪回来找你算账是不是?所以迫不及待想把我们三人都赶出京城?您怕,我不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您现在没有权力管我。”
    孟甫善气得一巴掌扇过去,被孟槐菡抬手拦下,光脚不怕穿鞋的。死人又不能说话,谁知道她以前怎么对待孟侜?倒是她爹,这官位做到头了!
    父女撕破脸,险些大打出手,小院内乱糟糟,一阵嘈杂声中,突然有道洪亮的声音插|进来。
    “圣旨到——”
    季炀捧着圣旨,看见孟甫善也在,笑了,“既然左相大人也在,一块听旨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孟槐菡行事乖张,残害兄长,目无法纪。现没收家产,将其与丈夫王大富剥夺官籍,逐出京城六百里,永不解禁。孟甫善教女无方,私德有亏,罚其禁足一月,闭门思过,如有违逆,视同抗旨。钦此。”
    门内跪着的父女俩一脸惨败,门外,刚刚吃酒回来的王大富探头探脑,醉醺醺的像刚从臭水沟爬出来。
    “王大富!”季炀吼道。
    “草民在,草民在。”
    “立即启程吧。”季炀指了指门,那里四个官差等着。
    “呃,草民去收拾一下……”只要有钱,在哪不是一样,王大富想得天真,伸手去拉孟槐菡,“走,走……”
    “怎么?”季炀似笑非笑,“二位是听不懂没收全部家产这句话吗?”
    欣赏够两人变戏法似的脸,季炀嘴角一勾,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临走前,他意有所指地看着王大富,“你之前被刺杀下毒,是谁救得你,又是谁下得手,前者是被你造谣的孟侜!后者……王兄弟可要小心枕边之人啊。”
    这件事是埋在王大富心里的一根刺,他怀疑过孟家,可是没有证据,而孟槐菡有钱,他得当姑奶奶一样伺候,只能揭过这件事。
    现在……孟槐菡被王大富眼里的冷意吓得坐在地上。
    季炀待要回宫复命,刚走至宫门口,一名御林军骑快马远远而来,翻身下马太急竟然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爬起来。
    季炀认出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的御林军乃是搜救人员中的一人。
    快十天了,京城所有水性好的儿郎都高价征来捞人,御林军更是轮流出动,搜索水域不断扩大,千阳湖别说鳄鱼,鱼都快捞光了,就是不见孟侜的踪影。
    季炀都替殿下绝望,绝望中又忍不住想,找不到是不是说明人没死?
    他扶起那个人,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一咯噔,不是什么好预感。
    “什么事。”
    “季大人,我们好像找、找到了!”
    什么叫好像找到?
    “说清楚!”
    “刚才湖面浮上了一具男子尸体,已经看不出原样了,但是他身上穿的衣服布料和太子殿下手里拿的一样!”御林军语速飞快,并且说完深切地看着他们的季统领:我不敢跟太子说。
    季炀刚上任御林军统领不久,但他保证,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执行过的最艰难的任务。
    他往宫里踏一步,猛然转身,“我先去看看。”
    季炀到了湖边才知道那位小兄弟说得有多委婉。
    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对孟侜的重视,因此尸体一捞上来,立即抬进了屋子,还紧急调来了仵作和一批冰块。
    尸体几乎被泡烂了,看不出原样,最可怖的是他的脸被水里什么东西咬过,坑坑洼洼,一团模糊,身上也有好几处肉被撕下来。
    出事之前,季炀一直跟着楚淮引,因此几乎可以断定这件衣服就是当日孟侜穿的那件。
    他不抱希望地问仵作:“能看出本来的样子吗?”
    仵作摇摇头,尸体受损太过严重,他量了一下骨头,报出一个身高,和大概的年龄。
    与孟侜一模一样。
    季炀闭了闭眼,嘶哑着问:“怎么死的。”
    他想起那个一脸正经问自己烤鱼哪里买的的孟侜,那个头头是道分析冲灵山兵器案的孟侜,作为旁观人尚且受不了,何况殿下!
    仵作小心查验了一番,没有太子的指令,不敢用刀,沉吟了半会儿,道:“溺毙。死后估计受到鳄鱼的啃噬,被拖入湖底,从尸身完好部分的刮擦痕迹来看,应该是被夹在湖底石缝里,因而迟迟浮不上来。”
    王钧阳当时并没有死,投入湖底的那一瞬清醒过来,但是白衣人在衣服上打了几个结,他活动受限,最后溺死。后来遇到返程的鳄鱼,在鳄鱼的拖扯之下,衣服上的结纷纷散开。巧合的是,王钧阳被暴打的瘀伤因为遭到啃食而几乎消除。
    仵作不敢深入检验,也就发现不了异常。
    楚淮引处理完政事,路过花园里的玉兰池,脚步停住。雪斑听见脚步声,咻咻躲进荷叶下面。
    楚淮引思绪放空了一下,抬脚时衣袍扫到池边的盆栽,一棵半人高的金桔树突然倒进玉兰池,溅起了一圈水帘。
    水珠落下时,楚淮引看见季炀从玉兰池另一头神色凝重地走过来。
    季炀看见楚淮引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还需要一个时辰打腹稿。
    繁文缛节消耗时间,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楚淮引特批季炀有事说事,减少废话。
    因此,当楚淮引看见季炀庄重跪下的那一刻,他心里空了一下,忽然听见满园花落的声音。
    季炀左右为难,尸体那副样子,用语言描述都是一种残忍,更别说亲眼看见。
    “殿下节哀,尸体损毁严重……就别看了。”
    楚淮引从鳄鱼出现的那一刻就有所预感,他很轻地问:“他走的时候……”
    季炀就知道楚淮引会问,“溺水。”
    “确定是他吗?”楚淮引最后问。
    季炀犹豫了一下,“陛下可以派遣亲属前去辨认。”
    楚淮引记不清死在自己手里的人有多少,尸体就像家常便饭,血腥味习以为常。
    面对孟侜的尸体,他却不敢去看,仿佛不看,就可以自欺欺人。
    他命令孟甫善去看,是孟侜。
    命令奶娘去看,是孟侜。
    命令姜信去看,还是孟侜。
    于是楚淮引失去了所有希望。
    姜信哭肿了眼睛,尸体挪动时看见从袖子里调出荷包,骤然崩溃。他本来认不出这个尸体,但是荷包是他送给孟侜的,这下想不认都难。他抠出泥烂的平安符,死命地用脚踩:“骗子!根本就不是平安符呜呜呜……”
    奶娘差点哭昏厥过去,幸好礼文乐私下告诉她,那具尸体不是孟侜。他看小腹那里不太对,孟侜应该是离京了。奶娘再三确认,礼文乐坚定点头,不知道是真有把握,还是安慰他娘。
    奶娘擦了擦眼泪,对官差说:“是他。”
    孟家和姜家同时挂起白绫。灵堂设在哪家,姜信跟孟甫善吵得不可开交。
    最后楚淮引做主赐一座宅子给孟侜。
    他早想这样干了,孟小猫每次不想回孟家只好借宿将军府的委屈样,他怎么会忽略。可是,楚淮引又忍不住想把小猫拐进淮王府去住,时时刻刻在眼皮底下看着,一犹豫,就没有迟迟没有提。
    其实淮王府设灵堂也未尝不可,但楚淮引没有立场。
    ***
    孟侜这一路还算顺利。
    除了他一个人赶路心里没数,经常错过客栈。就算有客栈,他穿着寒酸,看起来连个馒头都买不起,小二没耐心地随手一指:“客官,马房大通铺?”
    孟侜:“不,我要一间房。”
    到现在为止,他一共在山上过夜了三次。
    前三次都没遇见什么,除了一个奇怪的老头,头发打结,非要给他塞一本书,医书。
    他看起来很有从医天分吗?
    孟侜觉得没有。
    “为什么?”
    老头吹胡子瞪眼:“问那么多干什么!拿着就好了!”
    孟侜苦着脸:“可我看不懂啊。”
    “无知小儿!你不识字?那你帮我转交给皇帝吧。”老头相当随便,“现在是谁当皇帝?”
    孟侜告诉他天元帝的名号,并且有些炫耀地说:“下一任就是楚淮引了。楚淮引你知道吗,当今太子,文治武功,玉树临风……”
    “不认识。”老头不满孟侜话比他还多,打断他,“朝廷下过一个诏书,诚邀天下郎中交流医术典籍,由朝廷出钱买下,广而推之。更会专门请史官纪传,出书者载入史册,荫蔽子孙。”
    载入正史,一听就很威风。
    老头换了只脚翘二郎腿,“老头我赶路累了,不想去京城,你帮我拿去吧。”
    开国初,疾病肆虐,太宗皇帝怜惜百姓,故出此政策,卓有成效。
    可是,现在都过了一百年,这个政策早就作古。
    孟侜张了张嘴,不可置信,这是活在桃源吗?
    不等他说什么,老头飞快地起身,诊了一下他的脉,“嘿,你怀孕了,胎儿不太稳,最近赶了不少路吧?”
    然后收回手,施施然离开,“诊金我就不收你了,当跑路费吧。”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