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今天不替你外甥孙坑点见面礼和奶粉钱说不过去了。
    孟侜:“下官可以理解姜大将军睹物思人,但下官作为‘物’,常常因此而困惑,下官明明身为管嘉笙,却有蝶梦庄周或庄周梦蝶的虚幻感。”
    姜仪没接触过读书人:“等等,管大人你说慢一点!”
    孟侜随口胡说,自然语速要快到让姜仪蒙圈,他打眼一看右边正好的是礼文乐的医馆,计上心来,施施然走进去,将手腕伸给礼文乐诊脉。
    孟侜背了一堆现代神经系统的医学诊断,很玄乎,很严重,别说姜仪,礼文乐也听得云里雾里,一切疑问在他号上孟侜的脉象之后豁然开朗。
    礼郎中神色一凝,五指握拳重重磕了一下桌面,姜仪差点吓飞:“大夫,很严重?”
    “思虑过重,心神燥郁,需静养。”
    礼文乐很不赞同地看了孟侜一眼,挑了两点能说的来唬人。“燥郁”完全是前两天让小胖子给吵的。
    管老夫人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执着,忍了孙庸二十几年,终于因为孙庸给管嘉笙下药的事情爆发。几乎是第二天,孙庸和他的宝贝儿子就被老夫人送到庄上自生自灭。阿宝大哭大闹“这是我家,以后都是我的,你们谁敢赶我走”,火上浇油。管母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她已经仁至义尽,挥手让护院马上送走。
    “礼大夫,开药吧。”孟侜趁姜仪不注意指了指小腹。
    礼文乐把药童支开,亲自抓药,孟侜闻了闻味道,跟上次的一样,礼文乐听懂了他的暗示。
    姜仪愧疚地摸了摸后脑勺,觉得给他支招的陛下不是很靠谱。
    陛下说管嘉笙现在危机四伏,姜大将军你在京城暂时没有差事,不如替朕保护好管爱卿,直到揪出幕后真凶。方法朕都给你想好了,就说去看看外甥的长相。
    姜仪明白追杀管嘉笙的和害死孟侜的大概是同一拨人,二话不说领旨跟踪。
    然而他并不知道陛下的私心:把姜仪安排在孟侜身边,说不定能让孟侜露出更多破绽。
    礼文乐把抓好的药给孟侜,孟侜作势要掏钱,姜仪立马抢着付钱。
    他把管大人跟踪到要看大夫了,怎么还能让他付钱!
    孟侜嘴角极快地一勾,拎着他的好不容易坑到的“安神药”回家。
    而姜仪和楚淮引的暗卫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暗卫保护孟侜,他回宫去找陛下。
    管大人似乎很脆弱,他不敢跟踪了。
    楚淮引听完姜仪的汇报,一时也摸不清是真是假,他马上传太医,命他速去管府,确保管嘉笙身体无恙。
    太医上门时,阿福刚煎好药,孟侜低头要喝,听见庭院里太医的声音,一碗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一时间没地躲,药不能让太医看见,孟侜心一狠,猛地全灌了下去,“阿福,快,凉水漱口。”
    有点烫。
    太医奉圣谕,不敢马虎,两人你来我往,孟侜偏说自己没事,太医费尽口舌劝他就把个脉。
    孟侜只好道:“本官都是些皮外伤,麻烦太医开些药吧。”
    比如被小胖子刺伤的脖子,比如刚才烫到的嘴巴,比如伪音过度不太舒服的声带。
    绝对没有其他毛病!
    太医松了口气,总算没白来,他小心地给孟侜好的差不多的脖子上了药,让孟侜张大嘴巴,嘴巴没起泡,嗓子有些上火。
    最后开了一些清火的药,专治嗓子。
    孟侜不敢问这药怀孕的人能不能服用,等太医一走,就把药扔进柜子。
    “阿福,泡一杯菊花茶。”
    太医不仅遇上不配合的病人,还有个管很多的陛下。
    他绞尽脑汁把在管府的情景复述给楚淮引,提到了管大人最近可能用嗓过度,声音有些哑。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把开给管嘉笙的药自己来一副。毕竟他今天真的说了很多话。
    楚淮引摩挲着扳指,拒绝太医有两种可能。管嘉笙讳疾忌医,或者,孟侜身体好好的怕被太医看出来!
    管嘉笙性格坦然温润,因此后者更有可能。
    他知道孟侜的伪音技术出神入化,只要声音让他听过一次,就能模仿地**不离十。孟侜一定是和管嘉笙见过了。
    想到这,楚淮引心一揪,孟侜怎么总是能遇上麻烦。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到底是图什么?
    孟侜因为“不举”排斥太医,那这个方法就太过失礼。尽管楚淮引几乎确定管嘉笙就是孟侜,但为了剩下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能主动去揭臣子的疤。
    得找个万无一失的办法验证,让孟侜无话可说。
    御书房灯火通明,龙案上还有一摞半人高的奏折,秉笔太监小玖看着皇上越批越快,字体龙飞凤舞,潇洒飘逸,似乎奏折里写了什么龙心大悦的事。
    太监小玖心里不解,他敢保证那奏折里有一半是劝陛下选妃立后,往常陛下连看都不看,就扔到火盆里。
    今晚怎么都没反应?还很高兴?
    难道陛下想开了要开后宫了?小玖有些激动,据老太监说,经常有妃子贿赂皇帝身边的太监,希望陛下多多翻牌。虽然陛下英明神武,不受身边人左右,想想总不犯法吧?
    上奏选妃的大臣们第一次收到陛下的朱笔亲批,虽然上面只有一个不走心的“阅”字,但相比以往奏折有去无回,他们忍不住猜想,陛下是不是松动了?
    一帮大臣聚在一起商量了一番,越想越对,于是第二天早朝,文臣们哗啦啦跪了半片江山,请求陛下广选秀女入宫,延绵国祚。
    只有孟侜鹤立鸡群。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周围就只剩他站着了。
    楚淮引向这边投来视线,赞赏地落在孟侜身上。不等他好好夸一夸管爱卿深得朕心,孟侜飞快地套入管嘉笙的人设,扑通一声跪下。
    金銮殿瞬间乌云罩顶,楚淮引脸色沉得可怕。
    孟侜觉得自己衣服快被陛下的视线点着了,仿佛集中了楚淮引所有怒火攻击。
    这种感觉就像,明明是大家一起干坏事,被抓到的只有他一人。
    孟侜又不解又心虚,婚姻大事他向来崇尚自由,可是他现在是管嘉笙,就得按管嘉笙的想法做事。
    那天早朝怎么发展,所有人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只记得最后陛下雷霆之怒甩袖而去,文武百官在太和殿外跪了一地。
    楚淮引没说下朝,没人敢离开,只是阵地转移到殿外,看起来更有诚意一点。
    孟侜在下跪的队伍中间,至今不是很明白楚淮引生气的点。他们曾经谈论过这个问题,楚淮引并不排斥,怎么现在像点了炸药桶?
    黑云慢慢沉下,几声闷雷过后,晨雨说下就下,大臣们依然跪得端正,只有孟侜大逆不道地用袖子遮雨。
    脸上有妆,会花。
    花了今天就走不出皇宫了。
    而且他不能生病。
    楚淮引透过窗缝,外面雨帘迷蒙,他一眼看见人群中那个消瘦的身影,他不想让孟侜跪着,可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后还学着别人劝他纳妃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楚淮引也想不到,他竟把孟侜放在这样的高度。他这辈子只想要孟小猫一只,宠着护着,不敢大声。
    他暴躁地负手踱步,小太监觉得脚下的大理石都在震动。
    “去,让他们都回……”楚淮引叹了口气,最终妥协。
    小太监眼前一花,一道明黄身影闪过,再看时陛下冲到雨里,而他的前面……才一会儿,管大人晕了?
    第32章
    孟侜淋得像只猴子,他似乎听见了妆花掉的声音。
    膝盖冰凉,挪动之间有些许钝痛。孟侜最近四处奔波,身上除了肚子不知掉了几斤肉,膝盖处更是孤棱棱的骨头隔着一层皮直接戳在大理石上,刚在大殿上就跪疼了。
    左右大臣都跪得沉默且心甘情愿,为了大魏江山后继有人,跪得值。孟侜前后张望,觉得很像偶像剧里的某个场景,他不得不当一回男主角了。
    装晕没什么技术含量,孟侜随意往地上一躺,仍然很有心机地用手垫着额头,另一只袖子遮着脸朝下。
    在别人眼里的视觉效果却很惊人,像高高仰着的青绿荷叶,被大雨浇中,一下子折断婷婷玉枝倾翻湖面。
    包括楚淮引。
    跪着的人其中不乏比孟侜打上三四十岁的老臣,一个个脊背挺拔,看起来能再劝陛下纳妃三十年。
    只有孟侜晕了。
    短短一段距离,楚淮引心里闪过无数猜测,路上是不是受了暗伤,落水是不是留下后遗症,还是因为想起千阳湖的那场大雨因而惊厥……
    楚淮引一把抱起孟侜,吼着“叫太医,全部太医都叫过来!”
    百官们纷纷转身看这位晕倒的管大人,果然是殿前红人,陛下都着急成这样了。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说不上来。
    孟侜听到那句“叫太医”,马上睁开了眼睛,他一挣,想从楚淮引手里下来,僵局已经化解,接下来又是一场保卫马甲的恶战。
    “臣无碍。”
    “闭嘴。”楚淮引分不清孟侜说得真假了,干脆抓在手里,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孟侜看见周围大臣不解又羡慕,再过一会儿,估计要有四个大字慢慢从他们眼里浮现。
    以色侍君。
    他身上背着管嘉笙的名声,不容他踏错一步,趁大臣还没反应过来前,他必须让楚淮引放下他。
    孟侜深情严肃,这大概是他与楚淮引说过最严肃的一句话:“臣管嘉笙,请陛下松手。”
    他不惧楚淮引的怒视,回以坚定的眼神。
    从楚淮引抱起他那一刻,孟侜就知道马甲不是很稳。堂堂天子能随便抱人?这么想有些自恋,但孟侜真觉得楚淮引不会去抱没见过几次的管嘉笙。
    楚淮引看懂了,两人视线交锋,僵持了一阵,楚淮引小心把他放下:“管爱卿留下看太医,其余人先回去。”
    小玖气喘吁吁拿着伞过来,楚淮引接过来,余光一瞥孟侜,果然见他像雏燕似的往这边缩了缩避雨。
    这一系列的小动作下来,楚淮引要是再相信他是管嘉笙,干脆皇位让贤,回北境戍边。
    “跟朕进来。”楚淮引淡淡地看了一眼孟侜,吩咐小玖拿一套干净的衣服。
    在他还是淮王时,楚淮引就心疼孟侜衣着朴素,请最好的裁衣匠给孟侜做衣服,衣服未赶工完,孟侜先失踪了。
    孟侜换好衣服,肩膀处偏大一些。
    原本量身定制的衣服,现在却大了,还短了,相当矛盾。
    楚淮引把视线移向孟侜靴子,暗暗猜测里面垫了多高,反而忽略了孟侜没系腰带,衣服只是松松垮垮套在身上。
    泛着水汽的孟小猫看起来有点可怜。
    “谢陛下赐衣,若无事,臣先行告退。”孟侜心想,马甲掉不掉是一回事,他承不承认,又是另一回事。
    他别的没有,就是脸皮奇厚。
    “哼。”楚淮引想,不仅可怜,还很可恶。
    “不准。”楚淮引不与他废话,“等太医来。”确定这个小骗子没事再跟他算账。
    孟侜冷汗直下,后背比刚才在雨里还凉。
    “臣是装的。”
    楚淮引心里松了一口气,抱起孟侜时他浑身僵硬,一听说请太医,立马睁开眼睛,不是装的是什么?
    无奈的是,时至今日,他依然会为孟侜的一眼看穿的谎言担心受怕。
    “欺君之罪,你倒是爽快。”
    孟侜忧国忧民:“臣见张老年事已高,仍然为国操劳,铮铮傲骨,强撑下跪。陛下心在四方,无意儿女私情,不喜选妃立后谏言。大臣们跪着,陛下也心疼,但又碍于隔三岔五的选妃之言,不得不表明态度。既然如此,这个罪人,自然是让臣来做。”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