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这是醒了多久了?
    孟侜心脏差点跳出胸口,他磨蹭了一会儿,知道躲不过去,在被子里调转了个头,从床尾拥着被子坐起来。
    本官的演绎生涯可能要终结了。
    “我错了,我不该装睡。”孟侜垂头老老实实道歉。
    楚淮引伸出手待要捏孟侜的脸蛋,喉结动了动,看起来有一堆话要训。孟侜急中生智半路截住他的手,掀开被子,把楚淮引的手精准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陛下要看看宝宝吗?”孟侜仰着头,眼睛缓缓眨了一下,双眼皮又乖巧又可爱。
    “朕……你……”楚淮引提了几口气,凶不起来。
    还忘词。
    第52章
    小猫主动摊开了肚皮,勾的陛下神魂皆乱。楚淮引自暴自弃地坐下来,半拥着孟侜,贴在小腹上的五指轻轻动了下,触感温热的软软的。这种新奇的体验让楚淮引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
    孟侜忍住自己想往后缩的冲动,第一次给人摸肚子,把最柔弱的地方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楚淮引眼底,全身都有些僵硬。
    楚淮引感受到孟侜的紧张,手抽出来,帮他盖住被子。孟侜之前不知道自己能怀孕,怀孕对他来说惊大过喜,看孟侜的反应就知道,他还不能完全适应。
    慢慢来,楚淮引告诫自己。
    但有些事情不能慢。
    比如说吃饭。
    孟侜端着白米饭扒拉,楚淮引坐着给他夹菜,等他吃的差不多了,冷不丁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问这么惊悚的问题。
    孟侜嚼着一块鸡肉,模糊不清道:“前几天吧。”
    楚淮引给他夹了一块生姜,“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孟侜摸不准楚淮引到底知道了什么,“能不能给个提示?”
    “说实话!”楚淮引搁下筷子。
    实话对你我都不友好,孟侜想了想,放下碗筷,“回京之后我觉得最近身体容易疲乏,去问了礼兄。礼兄开了安胎药,我每天和林氏一起喝。”
    楚淮引想到那次无意间撞到孟侜帮林氏吹药,不由得懊恼,怎么就信了他的鬼话,男女授受不亲,孟侜就不是那种拎不清的性格。
    楚淮引信了一半:“那你原本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朕,还是根本不打算说,嗯?”
    孟侜忙不迭点头:“说的,说的。我这不是还没好意思说……陛下英明神武睿智非凡,我想着哪天您就自己发现了……”发现不了难道怪我?
    楚淮引脸一黑,隐隐有些憋屈。
    孟侜看他没话说了,用筷子夹起一颗卤得色泽漂亮的鹌鹑蛋,开始卖惨。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从前有个书生孤身上路,经常错过山头,还在树林里迷路。干粮吃完了,抓不到野鸡,掏鸟蛋也不行,只能饿着闷头直走。赶的马车,马又不听话,缰绳勒得手心都破了……”
    孟侜语气过分夸张,像捏造一样,他想让楚淮引心疼而揭过此事,但又不能说得真情实感,以免他太心疼。
    楚淮引语气缓和下来,“只要你以后好好呆在朕身边,朕绝不让你吃苦。”
    “好。”孟侜前脚答应,后脚舅舅就来皇宫领人。
    “臣在北境托陛下照顾孟侜,彼时陛下刚回京一个月,事务繁多,屈尊降贵亲力亲为,臣感激不尽。如今臣已经回京,孟侜只是一名小小大理寺正,逗留皇宫于理不合。”
    刚认识就把我外甥往床上带,还让他怀孕了……这么一看,孟侜比他娘还傻,不能让他天天没名没份和楚淮引呆在一起。
    舅舅看外甥,越看越单纯。
    楚淮引对前者有些心虚愧疚,若不是他控制不住,孟侜也不至于怀孕。但心虚归心虚,孩子都有了,难不成还要分居?
    “朕已经让钦天监看看最近的吉日,筹备封后大典。”楚淮引拿起一块明黄丝绸包裹的重物,交给孟侜,“此乃凤印,以后就归你管了。”
    姜仪吃了一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楚淮引郑重还是随便。
    皇后啊,那好像还行。
    舅舅只是想带我回家,你却要我当皇后。孟侜接了一个烫手山芋,欲哭无泪:“我只想当官。”
    他把凤印塞回给楚淮引,楚淮引把手背在后面,不肯接。
    孟侜情急之下,塞给了舅舅,连连摆手:“给舅舅,我不要。”
    楚淮引和姜仪脸同时一僵。
    “我真的不想当皇后。”孟侜目露恳求,皇后一点都不好,天天困在皇宫。
    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不然我可能会跑路。
    楚淮引不想把孟侜逼得太紧,但在舅舅面前要表明态度。
    “你也不想朕给别人吧?你帮朕保管。皇后你不想当就让它空着,朕都依你。”
    陛下实在没什么底线,孟侜眉毛刚皱了立马舒展开来,他从舅舅那拿回来,紧紧捏在手里,十分没有自觉:“有没有保管费?”
    还敢要保管费?
    “一月一两,丢了把你赔给朕。”楚淮引剥削孟侜的奸商本质不变。
    孟侜:“那我不是有点亏,万一你派人来偷呢?”
    一不小心提供了新思路。
    楚淮引哭笑不得:“朕是那样的人?”朕除了隐瞒卖身契的事,没坑过你别的。
    孟侜兴高采烈地跟着舅舅回家,身边的暗卫增加了一倍,很是浩荡。
    楚淮引送他到宫门,随风晃动的宫灯投下昏黄的光影,侧脸一半隐在阴影里,一半棱角分明。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深情。
    朕要和孟侜执手看尽万里江山,因此不在乎这个过程再长一点。
    孟侜似有所感,在拐角的时候停了一会儿,朝陛下挥了挥手。
    ……
    正大光明,不用偷偷摸摸地干任何事,孟侜最近的日子简直好上了天。
    但马上,他就跟沈柏青遭遇了一样的危机。
    孟侜看着永远喝不完的汤汤水水,瘫在椅子上苦了脸。
    烤鱼已经离他远去。
    只剩下鱼汤。
    他克制着自己不吃烧烤腌制类食物,山珍海味吃多了,每天都要想念三分钟馒头配咸菜。
    特别是舅舅和楚淮引也不知是约好了还是没有默契,轮番上阵,从来都是岔着时间来,搞得他不喝谁的都不好。
    楚淮引听说他没胃口,拿着汤匙亲自给他喂饭,还会讲故事哄他喝:“从前有个书生孤身上路,经常错过山头,还在树林里迷路。干粮吃完了,抓不到野鸡,掏鸟蛋也不行……这个书生后来一举中了状元,被圣上青睐,圣上体贴他进京赶考不易,天天山珍海味补回来。”
    昔日卖的惨都是要变成鸡汤喝下去的。
    记仇还是陛下记仇。
    孟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往肚子里咽。
    ……
    没几天,他就想起了沈柏青。
    热情地邀请他来大理寺和孟府一起玩耍。孟侜花样很多,总能吸引沈柏青。哪怕在大理寺他也能把一件案子讲得比话本还精彩。
    沈柏青兴致盎然地赴约,等待他的是……补汤。
    “……”
    “朋友之间要互相帮助,我帮你那么多次,你就没有表示吗?”
    沈柏青手指捏着碗沿,怼到孟侜眼前:“看这碗底的标记,代表大内专供皇宫,是圣上送的吧?我大逆不道跟皇子抢吃的?”
    孟侜安抚他:“没喝过御膳房的吧?试试。”
    沈柏青拒绝。
    “官场之上应酬颇多,本官和季翰林同朝为官,要是哪天不小心就说出了我替你喝汤的事……”
    沈柏青屈服。
    “蜀地到底怎么回事?”沈柏青问。
    季翰林被封为钦差,前去蜀地,已经快两个月了。
    孟侜:“朝廷发往蜀地的救济粮被劫,根据季翰林回函,他在蜀地发现了一条没有记录的新道,可能是运粮草的。蜀地和奉国隔河相望,这条道就通往河边。”
    当地官员欺上瞒下,沆瀣一气。此次奉国也受灾严重,粮草缺失,奉国高价收粮,他们便背着朝廷和奉国交易,置受灾百姓不顾,楚淮引从上到下撸了不少官员。
    蜀地需要调拨一批新的官员,朝廷还在选拔,因此季翰林还需坐镇蜀中几日,以待交接。
    然而奇怪的是,大魏丢失的粮草远大于奉国受灾地区的缺口,毕竟大魏去年太湖丰收,朝廷出手大方,准备屯在守境军中,犒赏三军。
    沈柏青担忧之后,有点羡慕:“我也想当官。”季翰林写那么长的家信,可是对于他究竟在蜀地做了什么,属于朝廷机密,一点风声都不漏。
    孟侜挠了挠脸蛋,大理寺正区区小官,他都是听楚淮引说的。
    沈柏青跟季翰林自小同窗,不过他不喜读书,不喜官场,更喜上山下河折腾。这次季翰林远去蜀地,他第一次萌生了这个念头。
    孟侜看透:“希望他回来你还这么想。”
    ……
    姜仪跟着孟侜住在孟府,已经几天没有回姜家。
    姜信卷了卷包袱也想跟着,被留在了姜家看门。
    一个舅舅已经够了,再来一个陛下可能会疯。
    姜仪今日在城外点兵,早出晚归。孟侜待要回家,姜信突然慌张地跑来找他,说有人在将军府门前找事。
    孟侜:“姜家之前没落,被赌坊找上门你们打不过,总不能现在还打不过吧?”
    镇国将军府,舅舅从北境带回来的兵都是吃素的吗?
    “很多人?”
    “只有一个。”
    “……”
    姜仪摆摆手:“可不敢打啊,又凶,又高,又可怜,还大肚子。”说完他瞄了一眼孟侜的肚子,人家的特别大。
    孟侜:舅舅的风流债???
    他随姜信回去一看,也觉得很玄幻。
    一名女子跪在将军府前,手里支着一根竿子,竿子上挂着一块白帆,上面朱砂大字——负心汉姜仪抛妻弃子!
    还雇了个说书先生,在一旁滔滔不绝讲她和姜仪在北境的凄美爱情故事。天花乱坠,神仙眷侣。
    非常刺激眼球和耳膜。
    那女子挺着个□□个月大的孕肚,五官深邃英气,带点异域风情,即使跪着也不损那一身气度。
    似乎是跪累了,那女子活动了一下。
    孟侜微微蹙眉,他估摸了一下女子的身高,倒吸一口冷气。
    这比舅舅还高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致沈柏青&孟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鸡汤][鸡汤][鸡汤]
    第53章
    将军府护卫们一个个恨不得离那孕妇三丈远,二十几个大老爷们挤成一团,像一群被老鹰虎视眈眈的小鸡。
    虽然他们相信将军的人品,但万一人家肚子里真的有小将军呢?
    姜信掺着孟侜,“怎么办啊外甥?”太棘手了,他没遇见过这场面。
    孟侜:“这本官也处理不了啊。”
    姜仪自回京以来,门槛差点让媒婆踏破。姜仪位高权重,深得陛下信任,明目朗星仪表堂堂,还不曾娶妻纳妾,堪当京城最热门的女婿人选。
    媒婆来了一波又一波,没有去过将军府提亲的媒婆都算不上一等媒婆。姜仪无意男女私情,每次媒婆一来,就让管家应付,实在不行就给姜信说亲。
    孟侜心里觉得这有点像讹人,但看那名女子有点怪怪的,面无表情,目光坚定,仿佛真有那么一段情。
    眼看说书先生的故事越发魔幻,连孩子都生两个了,孟侜问姜信:“舅舅还没回吗?”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