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楚淮引:……多少?
    “贺渊!你放开!”
    里头传来姜仪的怒骂声,孟侜打了个激灵:“舅舅不会有事吧?”
    “舅舅武功不输于朕,贺渊要是能打得过他,就不会一来就跪在将军府前装样子,而是直接把人掳走。”
    这边正说着,姜仪骂骂咧咧地带着个人过来,他自小在军中长大,军人的痞气耳濡目染,但是从来动手不动口,一招制敌无需废话。
    今天孟侜才知道,原来舅舅也会骂人。
    两人朝这边过来,孟侜从楚淮引腿上下来,觉得这两人姿势不太对,好像被什么东西拷在一起了。
    走进了一看,果然,那贺渊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副精致的镣铐,直接将两人的手拷在一起。
    孟侜肃然起敬,北狄果然民风剽悍。
    “陛下,这位是北狄六王子,两国未经文书交换,他私自潜来,请陛下恕罪。”
    姜仪把手负在身后不卑不吭,见贺渊没有反应,扫腿踢了他一脚。
    “大魏陛下,我这次来只为了和将军的私事,无关两国战事。”
    楚淮引似笑非笑:“六王子当着朕的面欺我大魏的将军,岂不是不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陛下他……”姜仪想替贺渊辩解。
    贺渊看了楚淮引一眼,不情不愿地解了镣铐。他为难姜仪可以,其他人,不行。
    “陛下只要同意我跟着姜仪,我保证不危害两国,还可以用一个消息来交换。”
    楚淮引看姜仪。
    孟侜和贺渊也看姜仪。
    姜仪一阵头疼,反正陛下不同意,这小兔崽子不也还是跟着他。
    姜仪:“你说。”
    “现在这个索穆泰是假的。”
    索穆泰和贺渊同父异母,原本也不出众,但是主战的几个王子在这些年与大魏的交战中,要么身首异处,要么实力大削。索穆泰主和,在大魏的帮助下趁机上位,北境停战,两国交好。
    贺渊这五年一直在找姜仪,无心争位,但是看出他哥哥被人换了这件事,还是易如反掌。
    楚淮引和孟侜对视一眼,难怪北狄人敢来京城行刺,原本的索穆泰哪有这个胆子。
    北狄人杀了使臣团里的水碧姑娘,他原本怀疑是奉国嫁祸北狄,现在看来,或许反过来也不一定。倒是可以重新考虑和奉国太子见面的事,不过刘府幕僚和货船老板都是奉国人没跑,因此地点要大魏来定。
    贺渊突然贴近姜仪,含糊不清道:“这么大一个情报,将军有没有表示?比如……”他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姜仪默默咬牙,“不要当着我外甥的面说。”
    舅舅的威严还要不要了?
    外甥跟着学坏了怎么办?
    楚淮引嘴角一勾,咳了两声掩盖笑意。孟侜技不如人,没听见他们说什么,悄悄问楚淮引:“舅舅在说什么?”
    “大将军有私事要处理,朕不打扰了。”
    楚淮引揣着他的小猫离开,舅舅第一次没有阻拦。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舅舅到底说了什么?”孟侜扯楚淮引袖子。
    “你告诉朕根号四百是多少,朕就告诉你。”
    孟侜憋着好奇心:“那我不想知道了。”
    不然今天就会被亲二十次。
    “舅舅现在很忙,你跟朕在宫里住吧。”楚淮引很欣赏贺渊的一点:拖住了舅舅。
    孟侜犹豫,楚淮引威胁:“你最好配合一点,不然朕就向贺渊借那个手铐。爱卿上朝也不用站着了,直接跟朕挤在龙椅上。”
    孟侜想象了那个画面。
    有点可怕。
    那行吧。
    楚淮引突然抱住他,声音闷闷的:“朕也不是想威胁你。朕只是想到……若不是你主动回来,朕该去哪儿找你。”
    他那时以为王钧阳的尸体就是孟侜,便不会在花大量人力找他,以为这样抱憾终生时,他心上荒芜的那座坟,忽然春风拂过,变回了一片花田。
    孟侜不能说自己生完孩子会回来,只能道:“对不起。”
    楚淮引:“朕不需要这个。”
    “那你要什么?”
    “根号四百……”
    没有,禽兽。
    ……
    孟侜没有想到,楚淮引说的升官,居然是……宰相。
    这真是一口吃成了胖子,孟侜捏着鼻子喝完一碗汤,摸着肚子有感。
    楚淮引在早朝宣布后,惹来不少非议,部分大臣认为姜家的权势未免太重,位高震主。而且孟侜连跳数级,于理不合。
    “帝王中,成霸业者,请人出山皆以丞相待之,一介青衣至封侯拜相,能者居之,古来便有。朕未登基前,孟侜辅佐朕,连破刘家王家几大案,在千阳湖时,又因护驾落水失踪。他当不得,谁能当得?”
    群臣一时沉默,陛下登基前,他们很多人心里偏向二皇子,既然孟侜是登基前就支持陛下的,他们立场顿失。
    楚淮引力排众议,右相严镶又鼎力支持,姜仪战功赫赫,不想几方得罪,自然只能沉默。
    小玖来孟府宣旨,两道圣旨,第一道请孟大人坐着接旨。
    第二道才是封相的圣旨。
    孟侜听得面红耳赤,陛下这是把他自己干的事张冠李戴安在他头上。
    羞愧。
    像狐狸精。
    一品服朱,三梁冠,象牙笏,绣仙鹤补子。
    小玖带来丞相官服,据说是陛下根据孟大人的体型特别定制。
    孟侜翻了翻那些衣服,他现在可不得特别定制嘛,普通的形制一穿就暴露小腹。
    翌日上朝,楚淮引终于再次见到孟侜,还是站打头的位置,朱红官服十分显眼,把人衬得肤白眼亮,精神十足。
    楚淮引稍稍满意,站第一个好,全身都能看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免礼平身。”楚淮引见孟侜跟着行大礼,眉头一皱,“孟爱卿……”
    孟侜一见楚淮引张口,心里突然有些不妙。
    “孟爱卿前些日子替朕办案,被刺客所伤,身体不便,特赐座。”楚淮引说得冠冕堂皇,“各位爱卿为国操劳,不分日夜,当眷顾身体,朕和百姓都要仰仗各位。若有爱卿身体不适不能久站,不可强撑,朕一样赐座。”
    宫人搬来一把太师椅,上面还有个软软的垫子。
    孟侜硬着头皮坐下,还要感谢陛下恩典。
    大臣们纷纷表示自己身体很好,不需要赐座,并且慰问孟侜,请孟相为了大魏、为了陛下要多加保重身体。
    等下朝的……孟侜默默握紧拳头。
    楚淮引和各位大臣商量与奉国太子会面之事,顺便选择地点,以及蜀地要派哪些官员。事情多,时间一拖就比较晚。
    最近各种被投喂,孟侜养成了习惯,肚子容易饿,他手刚摸到肚子,想到楚淮引丧心病狂的赐座,顿时缩了回去。
    楚淮引一直关注着孟侜,岂能没看见他的小动作。
    他敲了一下龙案,余光瞄着孟侜:“朕疏忽了,诸位爱卿……”
    孟侜眼皮一跳,他仗着自己在第一排,别人看不到他,用眼神威胁狠狠楚淮引:你要是敢干出在宣政殿吃吃喝喝的事,我就撞死在这里。
    一身傲骨。
    第55章
    孟侜的眼神太过坚定,楚淮引摸了摸鼻子,打消请文武百官品尝点心的念头。
    与奉国太子会面的地点定在了岐州,取京城和奉国的折中地点。岐州平原万里,民风开放,商会林立,还有一支实力强劲的地方军。最关键的是,从京城到岐州一路坦途,风光秀丽,慢的话四十天便可来回,他完全可以带着孟侜去。
    水部郎中正在讲蜀地改善河道之事,他治水才能突出,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啰嗦,一件事翻来倒去地讲两遍,楚淮引今天不想听第二遍,抬手制止:“爱卿把所提之事尽数写入奏折,明日呈上来朕详看。”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几个人互相对了一下眼色,一个净瘦的文官上来便跪下,引经据典,从上古神话讲到市井民生……
    楚淮引从他一开口就知道这是在重提纳妃的事,现在大臣们学会了委婉,但操心的人就那几个。
    朕的皇后和皇子正在挨饿,你在这滔滔不绝,岂不是本末倒置。
    楚淮引:“朕心中已有人选,只是时机未到,不好公开,此事各位不必惦念。
    此话一出,下面一阵低语,陛下要纳谁不就一句话的事,还要等什么时机?
    陛下不会是看上了有夫之妇了吧?
    大臣们倒吸一口冷气,天下女子何止千万,陛下这是何必!
    孟侜稳如泰山,不,不关本官的事。
    “退朝。”
    孟侜手里拿着枣糕,悄悄打探:“那个岐州……”
    我也想去。
    楚淮引挑眉:“想和朕一起去?”
    “嗯嗯。”孟侜狗腿地给陛下捏肩,他上次跑路来回都只顾着赶路,辛苦不说,压力还大,若有机会跟着陛下出巡,又威风又轻松。
    “那你告诉朕到底要亲几次……”
    孟侜拍拍手,打断他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就不怕把我留在京城我跑了?”
    楚淮引:“……你再说一遍?”
    孟侜流利道:“臣一个人留在京城可能会因为过度思念陛下而偷偷跑去岐州。”
    “你就吃准了朕不敢留你一个人。”
    “陛下否决了那么多地方,难道不是因为岐州路好走想带臣一起吗?”孟侜笑眯眯。
    “就不能假装不知,让朕得逞一回?”
    “臣不敢欺君。”孟侜道,你得逞了我就惨了。
    “你这句话就在欺君。”
    不敢不敢。
    孟侜美滋滋地想,只要熬过这几个月,到时楚淮引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大着肚子难道还能硬上吗?
    孟侜弯着眼睛低下来主动亲了陛下一口。
    基于君臣之宜,先给一个同情分。
    楚淮引按下孟侜,抱到腿上,别的不行,先亲个够本。
    孟侜双腿分开,跨坐在楚淮引腿上,被亲得喘不过气来。他揽住楚淮引的脖子,把自己紧紧贴在了他胸膛,下巴抵在楚淮引肩上,两个人严丝合缝的,让陛下扭断脖子也亲不到。
    “下来。”楚淮引哑着声音道。
    孟侜闻言不动,闭紧被咬得通红的嘴唇,想亲我,不可能。
    楚淮引拍拍他的屁股,“下来,你把朕当柳下惠?”
    孟侜这才发觉自己是坐在了什么糟糕的地方,他被烫了屁股一样手忙脚乱从楚淮引身上爬下来,不小心按到了裤裆,陛下倒吸一口冷气。
    “以后跟你算账。”
    南巡在即,楚淮引召来严镶和姜仪,吩咐朝内事宜。
    严镶主理朝政,重要之事八百里加急请示,楚淮引很对他很放心。
    “奉国太子诚意十足,此番朕估计是为了北狄之事,朕在南边,奉国有乱,朕自能应付。若是北狄犯境,姜仪你与严镶商量,事急从权,朕先下一道圣旨,到时无需请示朕,大将军你直接前往北境领兵即可。”
    待严镶走后,楚淮引问姜仪:“你相信贺渊吗?”
    姜仪手里四十万大军,贺渊若是心怀不轨,那便是置大魏于危险之地。
    “信与不信,是臣主观之见。但臣保证,若是贺渊意图对大魏不利,姜仪定取他项上人头。”
    “北狄人野蛮难训,朕无意要北狄之地,但一直让它乱着也非长久之计,另扶新王是一贯做法,舅舅懂朕的意思?”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