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当晚赵婉秋把姐姐骗来自己房间,伙同黑衣人割了她的舌头,第二天假装姐姐对父母说,昨晚妹妹不堪闲言碎语咬舌自尽了。
    赵家父母如何认不出俩姐妹,但赵婉秋做都做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他们又一向偏袒小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认下赵婉秋的荒唐事。赵婉予命大没死,赵家父母竟然明知女儿活着,为了不留后患,还是把她当死了处理。
    赵婉秋本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决心,对自己相当狠,绝食装病买通大夫等等,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连秦英喆也认不出来。
    “赵姑娘在昏迷时,听见了妹妹和黑衣人的谈话,似乎达成了什么交易。她请求我们帮她转告秦将军,小心赵婉秋。”孟侜叹息,“还直言自己是个拖累,这副样子也不想被丈夫看见,让暗卫随便找个地方放下她。”
    这赵家一家人丧心病狂,只有赵姑娘是个正常人。孟侜吩咐暗卫:“你们好好劝劝她,现在秦府那个夫人跟她一样,秦将军也没嫌弃,柳大夫医术了得,一定能治好。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暗卫表示已经有弟兄去街上学杂耍和说书了,会竭尽全力把赵姑娘哄好。
    楚淮引表示嘉许,你们趁机大江南北地多学点,以后表演给皇后看,皇后大方,打赏都是金银珍珠玉佩。
    暗卫欣喜领命而去,他们一定会努力的!
    “大方的皇后?”孟侜真诚发问,你说的这人是谁?
    楚淮引:“你今天看烤鱼的时候不是很大方?”
    “因为我摸的是你的口袋。”本官一般不花这种冤枉钱。
    陛下的算盘打得精,再过三个月,孟侜就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意。不如把街上有的东西都搬到皇宫,孟侜就不会像沈柏青那样天天闹着要上街了。
    楚淮引越想越美,这样岂不是一天都能见到孟侜?上朝下朝吃饭睡觉都一起。
    总觉得楚淮引在憋着坏,孟侜腮帮子鼓了鼓,想警告陛下,一般的方法对我没用。
    见过大风大浪的小猫不会轻易翻船。
    季炀看着毫无预兆开始打情骂俏的君臣二人,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
    他应该在屋顶。
    而且据他这一路观察,陛下根本没得手,他在月老庙的鞭炮白放了。
    “明日一早,我们亮明身份去秦府,将计就计,看看赵婉秋背后之人想干什么。”
    陛下和孟侜要休息。
    单身狗季炀孤独退出房间。
    但其实是一样的,陛下又不敢对孟大人做什么,跟他在外面守夜除了地点不同,职能上有什么区别?
    季炀发自内心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
    想求个作收。(* ̄3)(e ̄*)
    楚淮引:你这么想因为你没媳妇。
    第60章
    天气渐冷,陛下不由分说给孟侜裹上了一层大衣。孟侜想着厚衣服可以有效遮挡肚子的弧度,便闭着眼睛任由楚淮引折腾。
    “好了。”楚淮引顺顺他的肩膀,两人这一路,孟侜还没学会服侍陛下穿衣,陛下从给孟侜套错袖口到一气呵成,只用了三天。
    大概是第一次见面留下的后遗症,楚淮引喜欢孟侜穿红色,官服是朱红的没话说,便服也常常是大红大紫,很是喜庆。
    孟侜微微睁开眼睛,映入眼帘又是一片红,再看看楚淮引那身朴素的月牙白,眉毛一拧:“这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
    “不会,秦英喆认得朕。”楚淮引在他红扑扑的脸蛋落下一吻,眼神就像农民望着涨势喜人的瓜田一样欣慰,“还是说,你想穿明黄?”
    孟侜突然捂住他的眼睛,跪直身体亲了一口陛下。
    第二十次亲吻,丞相大人要亲自操作。
    但显然陛下不会知道。
    楚淮引被孟侜难得的主动撩的心猿意马,他把孟侜的手拿下来,捧在手心亲吻,和他额头相抵,“今天心情好?”
    孟侜舔了一下唇,快,亲我,第二十一次。
    “因为你说的那个次数到了?”楚淮引斩钉截铁,不然孟侜有那么好心亲他?还一副“快来亲我”的样子?
    不会的,没那么好的事。
    陛下在孟侜身上吃亏吃多了,不相信上天会掉馅饼,就算有,里面裹着的肯定是孟侜亲手捏的黑心馅儿。
    孟侜一噎,现在的人都这么精明?他表现出什么了吗?没有啊。
    “不准撒谎。”楚淮引盯着他的眼睛。
    孟侜眼神坚定地和楚淮引对视,气势一点都不落下风,良久,他一字一句道:“我有点饿。”
    甚至还给自己配了个音,咕噜。
    “朕明白了。”楚淮引噙着一抹媳妇熬成婆的笑容,“想吃什么?”
    你明白什么了?孟侜云淡风轻地下床,假装无事发生过。
    楚淮引心情很好地跟在他后面,觉得阳光明媚了三分,岐州真是个福地。
    季炀昨夜打草惊蛇,不好明面出现在秦府,楚淮引让他监视赵婉秋。
    按照预定行程,圣上一行明日中午即将抵达岐州,秦英喆一大早匆匆忙忙地出门,最后一次监督巡逻全城。
    “秦将军。”
    冷不丁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秦英喆猛地睁大眼,陛下提前到了?
    季炀一向保护陛下形影不离,从他出现在岐州,秦英喆便有所预感。他想到昨晚季炀特意提的禁令,陛下最厌恶无端扰民之事,秦英喆跟着他打了几年战,这点感触最深。
    他环顾一圈,疾行到楚淮引面前:“臣秦英喆叩见陛下。”
    “微服私访,不必行礼。”
    “在下孟侜,久仰秦将军大名。”
    “孟、左相大人!”秦英喆目光诚挚,“素闻左相大人年少有为,惊才绝艳,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楚淮引悄声跟孟侜八卦,这套马屁说辞是秦夫人教他的,秦英喆武夫一个,用了几年,朕就没听他嘴里吐过其他词。
    孟侜想起现在不知藏在哪里的赵婉予,有些恨铁不成钢,老婆被人换了还认不出来,需要一打搓衣板预备。
    楚淮引幽幽道:“只要是你,朕一眼就能认出来。”
    孟侜瞥他一眼,楚淮引立马补充:“但朕绝对不想再来一回。”
    左右无事,楚淮引干脆和秦英喆一起巡逻,亲眼看看岐州的将士作风。
    待三人走后,秦府墙内一个小丫头震惊过度,好一会儿才挪动步子,朝后门跑去。
    奉国太子明日晚间抵达,秦英喆指挥防卫把下榻的驿馆守得密不透风,只在后院溜一个角门,进进出出运输食材。
    侍卫抱着一箩筐的葡萄鱼贯而进,孟侜和秦英喆的目光同时落在葡萄上,颗颗饱满水润,大颗如同紫水晶,从很远的葡萄产地快马运送过来,不知耗了多少冰块。
    想吃。
    “夫人刚与我成亲时,家徒四壁,她素喜葡萄,我却一回也没给她买过。”秦英喆感慨道。媳妇病重吃不了许多食物,家里几天没置备葡萄,回头也去买一筐。不能吃,看看总会开心一些。自从媳妇从娘家回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成日躺在床上用药吊着,一想就要掉眼泪。
    按理说这时候,楚淮引应该做主直接送给秦夫人,收服人心,奉国太子的那份再运就是了。但他想起秦府里面现在那位是赵婉秋,再看孟侜专注葡萄的目光,赵婉秋哪凉快哪呆着吧。
    孟侜观察了一阵,提出疑问:“为什么只有蔬果?”鱼呢?鸡呢?
    楚淮引:“奉国太子礼佛吃素。”
    转而小声和孟侜道:“其实是他体质特殊,自小一吃肉就吐。这个原因没几个人知道,毕竟说出来很没面子。”
    孟侜真情替他惋惜:“肉多好吃啊。”
    “那我可以在他面前吃肉吗?”孟侜问,到时肯定是要开晚宴,如果不能吃肉,那他就吃饱了再去。
    “可以。”楚淮引失笑,怎么就操心这个,“入乡随俗,他干涉不了你。”
    ……
    中午,秦英喆把楚淮引和孟侜安排在将军府午休,待明日大部队到了之后再入住行宫。他有点疑惑为什么陛下要和左相住一间房,转念一想,孟大人是陛下的心腹之臣,定然要贴身保护陛下。
    秦英喆看着孟侜细胳膊细腿,肃然起敬。
    他正要去例行探望媳妇,就见侍女扶着夫人出来。
    赵婉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缓缓摇头,又指了下侍女。侍女帮她传话:“夫人说奉国太子此行带了女眷,本应由她准备招待事宜,夫人力不从心,不能帮将军分担,心里愧疚,所以夫人想做些力所能及的,哪怕看着监督也心安。”
    秦英喆想着她出去走走也好,整天闷在屋子里门坏了,“你照顾好夫人,切不可让她劳累。”
    “将军放心。”
    秦英喆看着侍女扶着媳妇慢慢走远,心里有些疑问,这个侍女是媳妇在路上买下的,一个卖身葬父的可怜人。可媳妇为什么每次都靠她传话?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陪她回娘家生气了?
    他招来管家:“你去找当初跟着夫人回家的小丹,我有事问她。”
    管家:“小丹和夫人一起染病,路上就被家里人接走了。”
    “你去问问她,这一路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是,将军。”
    ……
    孟侜坐在床上,手边的盘子里一堆葡萄……皮。
    “我觉得我好像出来玩的?”孟侜撑着下巴,说好的肩负使命呢,怎么向迷惑皇帝的狐狸精靠近了?
    楚淮引一阵见血:“朕本就是带你出来散心。”
    暗卫送来一个箱子,里面陈列一排小瓷瓶,还有像装胭脂水粉的小圆盒。
    楚淮引打开一个盖子,里面是乳白膏状物,伴着一股不明显的青草药香。
    有点眼熟。
    孟侜倒吸一口冷气,是那个啥!
    白日宣淫是要跪在列祖列宗牌位前忏悔的!孟侜低头找鞋,像蚂蚁一样乱蹿。
    楚淮引纳闷,“你找什么?”
    “我看看能不能钻床底。”孟侜趴着认真丈量床底的高度,太高了,完全能再塞一个陛下,危险!
    “你还钻上|瘾了?”楚淮引决定以后龙床离地不能超过三寸。
    他把孟侜抱回床上,动手脱他的鞋袜,然后拿起的刚才的药膏。
    孟侜:你就脱个袜子,难不成还想本官自己脱裤子,不可能的,没给你穿回去就不错了。
    “白日宣淫,昏君。”孟侜身上萦绕着言官的正直,今天就死谏在这床上。
    楚淮引动作一顿:“不是你说脚底麻……你想到了什么?”
    孟侜脸一红,他误会了?
    “我什么都没想!”
    楚淮引露出一份明了的神情,“明天要和奉国太子会面,朕不想大魏的丞相起不来床。但爱卿你要是着急的话……”
    “臣不着急!”
    “那就别撩朕,还有,到时候乖一点。”最后这句楚淮引咬着他的耳朵低语,孟侜头皮一麻。
    不怕我给你挠出花来?
    楚淮引看透他所想:“朕这次会记得提前给你剪指甲。”
    孟侜把手背到后面,记住了,楚淮引哪天给他剪指甲,一定不安好心,要及时跑路。
    “当然,朕也不介意多几道……男人的勋章。”楚淮引握住孟侜的爪子,把他扑倒在床上,虚虚压着他,“不要怕,朕不会伤到你。”
    你都说大魏丞相起不来床了,前后不矛盾吗?
    “好不好?”楚淮引低头啄吻着孟侜的眼睛,帷幔落下来,徒生一室昏黄和暧昧。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