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往好处想,为什么要重新把地面填平?是为了不让地面的人发现?那为了让前朝后人拿了藏宝图之后顺利离开,照理下面应该会有出路才对。
    周围黑漆漆,孟侜困在一处动弹不得,他叹了口气,本官栽了。
    顶上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孟侜以为是楚淮引找到办法把石块转移了,可是声音的方向不对,是直直往下冲的!
    虽然看不见,孟侜清楚地感受到泰山压顶的毁天灭地感,他闭上眼睛,这回是怎么也逃不掉了。
    本官说好了大事上不会骗人。
    但是,陛下,愿我只是你生命中的小事。
    ……
    轰鸣声在头顶三寸的地方停住,孟侜在剧烈的心跳声中,睁开一只眼睛,眼泪没兜住流了下来,就着满脸的红泥,冲成一道汹涌的黄河。
    巨石卡住的地方喀嚓一声,孟侜对面突然出现一道门,光芒骤现,他眯起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对面是一条地道,发光的是一颗夜明珠。
    孟侜惊叹:前朝宝藏真的存在。他一直以为所谓宝藏其实只是亡国之君夸大其词,连军饷都发不出,皇帝挥霍败家,你能指望国库有多少钱?
    他在石块上微微侧身,脚尖一点,不去看底下有多深,纵身跳进地道里。
    感谢亲娘姜瑶,三脚猫的功夫真的能救一条猫命。
    孟侜把墙上的夜明珠取下来,看见旁边还有一个挖出来的小洞,里面搁着一卷褪色的圣旨。
    孟侜想着里面大概会告诉后人怎么出去,便拿下来一阅。
    真的不是因为想知道哪里有宝藏。
    本官只觊觎自己陛下的钱,前朝的放在他面前他也不要。
    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合上圣旨叹了口气。
    幸亏是我这样淡泊名利的清官在这里,要是换了邱坚白梁越孟甫善之流,八成直接跳下去寻短见了。
    圣旨是亡国之君梁成业亲手撰写,开头先吹了一番自己在园林上有多么高的造诣,要是皇家园林造成,绝对史书有名,万世敬仰。
    梁成业说自己本来也想给后人留一笔不菲的钱财,供他们复国,可是庆苑图纸都拟好了,他才发现原来朕的国库没有什么钱。
    此时各地□□,农名揭竿而起,梁成业对自身安全的担忧远远超过一切。
    他把一边继续派出大量禁军前往江南富庶之地寻找太湖石,搜刮最后一层民脂民膏。一边把国库最后的银两,本来是打算分拨给李胥武将军的军饷,用来修建逃生的密道。
    当时李胥武是前朝唯一能跟起义军打得有来有往的队伍,但是大厦将倾,将军难撑大梁。
    梁成业既清醒又悲观,觉得亡国就是个时间早晚问题,于是断了军饷,剩下的钱全部投入挖地道。
    但是他看着完美无可挑剔的皇家园林图纸,又非常舍不得,渴望有早一日有人能替他建成,于是撒下弥天大谎,告诉后人只要建成庆苑,就能找到“宝藏”。
    梁成业在圣旨里说,朕不知道你是第几代皇孙,但是宝藏确实是没有的。朕知道你们建庆苑不容易,可能还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朕给你们挖了条地道,你赶紧逃生去吧。哦,对了,这颗夜明珠是朕爱不释手的绝世珍宝,你也不能白来一趟,拿走当个念想吧。
    庆苑这个窟窿是自然裂缝,谁也不知道下面有多深,工匠们一开始吊着作业打地道,挖出来的土直接填在窟窿里,非常隐秘。整整一条地道的土填下去,往下看依然深不可测。
    孟侜背上出了一层冷汗,这要是掉下去尸骨无存。
    他将信将疑地顺着圣旨上的指示走,因为地道还没挖完梁国就亡了,谁知道最后是不是一堵墙在等着他。
    孟侜走到尽头,用夜明珠照亮墙上的符号,准确地找到一根木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抽出来,前面的土墙轰然倒塌。孟侜连忙后退,还是被呛了下,等灰尘落定,一道紧容一人侧着通过的狭缝出现。
    孟侜仿佛看见自己被卡在床底的场景重现。要是陛下在又要丢人一次了。这前朝可真穷,门做得这么小,孟侜自己动手忍痛又挖大了些,挤过去之后,看见地上散着几根铁锹,而眼前是另一条宽阔的地道。
    他猜想这道门是接近梁朝尾声之时挖的,工匠们听说京城将破,仓皇地挖了条缝做了个简陋的门。因为太简陋,如果没有提示,根本就是一堵普通的墙,里面外面都看不出来。
    外面连接的这条地道,是梁成业自己用的,比较豪华,从京城通到京郊的山里。
    圣旨上的地图到了这里就没了。孟侜在地底下也分不清方向,瞎走一通,反正从这里出去,不是到京郊,就是到淮王府。他还得感谢梁越,为了偷太湖石,把这段未竣工的地道打通了。
    官兵为了追查太湖石去处,在这条地道走过许多次,地面还有脚印。
    ……
    楚淮引没有想到,机关虽然开了,地面也下陷了,但是掉到一半就停住了,而孟侜没有任何踪迹。
    “挖。”他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跃下去,大声叫孟侜没有任何回应后,狠下心选择了第二种办法。
    窟窿尺寸不大,仅容几个人开工,而且上面还不断落土,挖多少,塌多少,必须要把土运往洞外去。
    一来一往十分耗时。
    巨石落下来,几乎磨灭了孟侜在墙上留下的十道抓痕。
    楚淮引颤着手从一处带血的泥里翻出半个指甲盖,眼前浮现孟侜下坠的时挣扎的样子。
    大滴大滴的眼泪敲在地上,被泥土包裹消融。
    和楚淮引一同下来的季炀见了这情景,也转过身不忍再看。
    ……
    孟侜不知道走了多久,腰酸腿软,手指剧痛,连大腿内侧被陛下磨破的皮肤也仿佛被盐搓了一遍,炎热疼痛。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李子,顾不得手有多脏。
    很酸,最近爱吃李子,所以时常揣着一个。正是口渴之时,勉强生津。
    孟侜不敢休息,他知道陛下这时一定很担心。
    前面似乎是尽头,有台阶往上,头顶是一个小小的出口,被铁板盖着。
    确认过样式,是淮王府的地板。
    铁板从外面锁住,孟侜敲了敲铁板,扯着嗓子大喊:“有人吗?我是孟侜。”
    负责看管府库的阿虎一个机灵,他怎么听到了孟大人的声音。
    淮王府的守卫几乎抽调去庆苑挖土了,阿虎十分担忧孟侜,但是被卫队长留下来看门了。
    卫队长也是为了阿虎好,现在陛下快失去理智,万一看见阿虎这张脸,想起阿虎他双胞胎哥哥迁怒了可了不得。
    “孟大人?”阿虎叫道。
    “是本官,本官在地道里。”
    阿虎急忙把地道打开,看见一个彻头彻尾的泥人。
    要不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隆起的小腹,几乎没有孟大人的样子。
    孟侜爬出来,看见熟悉的阿虎,眼含热泪。
    果然,本官生是淮王府的人,死是淮王府的鬼,随便选的路也能回到这里。
    “本官走不动了,你快去通知陛下。”
    “是。”
    “等等。”孟侜叫住他,“你把本官的衣服撕一块下来,不让陛下可能不信。”
    阿虎照做,来去如风。
    另一个暗卫要扶起孟侜,孟侜坐在地上喘气,不行了,他要先坐一会儿。
    “水,毛巾,太医。”
    “大人稍等!”
    府库大门敞开,对面正是楚淮引的私库。
    孟侜非常无语,什么见鬼的前朝宝藏,搞出这么一通乱事,还不如陛下的私库钱多。
    还是本官有远见,初次见面,就牢牢抱住了陛下的大腿。
    一辈子不放。
    作者有话要说:
    李胥武是李家屯供奉的那个将军,提醒一下,不重要。
    我觉得这章字数挺多的,所以明天事情多,可能不更新……后天早上更新。
    ……
    阿虎:陛下!孟大人在淮王府!
    楚淮引:朕不信,你们都想骗朕回去
    第81章
    新顶上的这块地很厚,耗时耗力把表面的红泥清完之后,还有一层岩石,楚淮引在孟侜下落的那一侧凿了一个孔,一切都小心谨慎,生怕整块石头裂开掉下去砸到人。
    他趴着往里看,里头黑漆漆的看不到底,楚淮引命人拿来火把,用绳子系着往下放,大概一丈之后,火把逐渐熄灭。楚淮引心一沉,想了想,又拿出一颗李子往下扔。
    他屏息静气,过了许久,都没有李子落地的声音,像是投进了无尽深渊,没有回响。
    楚淮引的心也跟着沉入深渊。
    “把洞凿大,注意不要让碎石掉到里面。准备长绳,朕要下去看看。”
    季炀心跳到嗓子眼,火把尚且会熄灭,人下去岂不是……
    “陛下,让属下去。”季炀跪下请命。习武之人闭气时间比一般人长,但架不住下面是个无底洞这么折腾。
    “朕意已决,不必再劝,孟侜在下面等朕。”
    下面?下面是地狱还是深渊?
    “孟大人不会希望陛下这样做!”季炀想,要是孟大人知道的话,会不会同意他把陛下打晕?
    然而……季炀打不过陛下。
    眼看暗卫抱来一捆接一捆的绳子,头尾相接,越接越长,最后陛下把一端绑到了腰上。
    季炀脑袋突突直跳,使劲给暗卫使眼色,你们一个个的抱那么多绳子干嘛?想让我把你们都绑起来?!还有那几个凿洞的,本统领是不是平时饭给得太多,一个个有劲儿用不完?给我回去劈材!
    季炀不断想象,如果是孟侜会怎么劝陛下,然后他绝望地发现,孟大人可能使个美人计就能让陛下晕晕乎乎的,被打晕也不会反抗。
    楚淮引吩咐了一些事情,准备下洞。
    季炀远远看见有人冲进庆苑禁区,朝这边而来,他心里一跳,想出一个欺君的馊主意。
    阿虎之前被他哥关了一段时间,救回来之后,暗卫长让他好好休息,一连几个月没有派任务。阿虎觉得是自己武功不够高,才会被人制住,从而拖累孟大人,伤好之后,勤学苦练,轻功大大提升,从淮王府到庆苑,用了平时不到一半的时间。
    他急急忙忙地冲进庆苑禁区,“陛下,孟大人——”
    没等他说完,季统领突然狂风一般刮到面前,揪着他的领子惊喜大呼:“什么!丞相回来了?在皇宫?”
    阿虎目瞪口呆,他们统领是有什么通天本事吗,居然能猜透他的目的,但是孟大人在淮王府不在皇宫。
    他立即纠正:“不在皇宫——唔。”领口猛地被揪紧卡住喉咙,季炀不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
    “闭嘴。”季炀轻声恐吓阿虎,他打算骗陛下孟侜在洞下面发现地道,现在已经从地道里出来,回到皇宫了。等陛下回宫去找孟侜,季炀就自己把绳子一栓,代替陛下进洞。这样就算陛下发现被骗,也找不到人算账。运气好的话,他或许真能找到孟侜,把人带出来,将功折罪,按陛下的脾气加上孟侜替他求情,自己八成也没事。
    季炀的声音非常大,楚淮引朝这边看过来,脸上三分震惊七分怀疑。
    “季炀,你自己信吗?”楚淮引声音转为平静,仿佛已经接受某个事实。
    季炀确实不信,但他别无他法,只好硬着头皮玩个大的:“太医说孟大人可能要生了,一直在喊陛下。”
    “呜呜呜呜!”阿虎挣扎,没有的,孟大人看起来不像要生了,你干嘛吓人!
    楚淮引动摇了一瞬,他非常想相信季炀,但是他看见阿虎的神色,显然说得跟季炀不是一件事。
    他检查了绳子的松紧,头也不回道:“欺君之罪,回去领八十大板。”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