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孟侜两只手捂住嘴巴,眼里惊疑不定,我演技又翻车了?不能吧,陛下你这样很打击本影帝的自尊心啊。
    楚淮引提醒他:“朕和你初见,你连名字都不肯说。”
    孟侜防备心强,两人在王府洞房狭路相逢,也算并肩作战了一回,结果还拿“张侜”这个假名来骗人。刚才居然对着一个半夜爬窗的陌生人说自己失忆了,把罩门送到别人手里。除非孟小猫失忆了还变傻了,不然就太不合常理。
    楚淮引盯着身下的人,变傻?笑话,他现在指不定在想怎么蒙混过关。既然失忆都能装,什么离家出走的媳妇更是无稽之谈!小猫这么爱管闲事,孩子指不定哪个窝里叼来的。
    楚淮引因为拆穿一个谎言,全面走入思维误区。
    他不会再给孟小猫这个机会。他的小猫走失了一年半,好不容易找回来,一定要看得牢牢的。
    眼看楚淮引又要亲,孟侜不得不投降:“记得记得。”
    “没失忆?”楚淮引逼问。
    “没……”孟侜弱弱道,感觉说完这句话陛下的怒火更上一层楼,不仅表现在脸上,某处也极俱威胁。
    “陛下息怒!”
    “为什么不来找朕?”
    “不敢……”
    “为什么?”
    孟侜闭紧嘴巴,不肯回答。
    楚淮引没听到回答,脸色一沉,他不知道在过去的交往中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让孟侜这样不顾一切地逃离他,甚至见面了还谎称失忆。他不禁怀疑孟侜在千阳湖里是不是早就起了逃跑的心思,所以哪怕有生命危险也要斩断和他的联系。在戏台上,宁愿装成瑟瑟发抖的乞丐,也不敢让他看见正脸!
    “不是的,我真的是因为不想连累陛下。”孟侜急急道。
    楚淮引这才知道自己把这句话问出来了,也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意难平。皇权碾压,生杀予夺,楚淮引手中握有滔天权力,却总是对孟侜无可奈何。
    他不想用权力束缚孟侜,却不知道自己自作主张捧出的一颗真心,能不能打动孟侜。
    “告诉朕,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孟侜想问问那个皇后是不是他想的一夫一妻的意思,但话一出口,又觉得万一楚淮引就是随口一唬他,那他岂不是很厚脸皮?
    楚淮引突然福至心灵,孟侜这么容易炸毛的一个人,居然老老实实地让他亲,虽说有一定不想吵醒小孩的缘故,但换了一个人,孟侜不把他挠到内伤就不是小猫了。
    他觉得自己可以加一把劲:“朕没有后宫,也不要子嗣……”
    见孟侜居然在神游,楚淮引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锁骨:“认真点,朕要宣旨。”
    孟侜刚才陷入自己居然臭不要脸肖想楚淮引一生一世的自我谴责中,没听清楚淮引在说什么,这下一听陛下要宣旨,当即推了推他,“哪有人压在床上宣旨的。”
    “闭嘴。”楚淮引耐着性子道:“孟侜,朕说让你当皇后,君无戏言。你想当官朕也不会阻拦,大理寺正,丞相,都行。朕无需后宫,也不要子嗣,朕只要你一个……”
    孟侜听呆了,哪有你这样的皇帝,感觉我稍微作一把就能亡国。
    “不要子嗣……?”孟侜重复。
    “嗯。”楚淮引继续道,“给朕一个机会,让朕对你好,好不好?”
    孟侜脑子有点木,不太能思考,他艰难地扭头看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小秉钧,不要不行,捆绑销售。
    楚淮引以为孟侜不信,保证道:“朕可以从几个皇叔膝下过继,或者你要是愿意让他姓楚,他也行……”
    楚淮引指了指内侧的小秉钧。
    孟侜:“他叫秉钧,他娘……”
    “你还想骗朕!”
    孟侜一惊,难道被看出来了,毕竟那么像,虽然床帐里昏暗,但陛下眼力上乘啊。
    “朕不知道你从哪里抱来的,但这不重要了。”楚淮引怕孟侜又要编几句瞎话来刺激他,“你要敢说是你生的,后果自负。”
    原来是不相信他编的孩子他娘离家出走的故事……孟侜大喘气,这后果他负不起,那我就等天亮了再说。
    “回答朕的问题。”楚淮引握住孟侜的手腕,想了想又飞快地补充了一句,“这是圣旨。”
    只能点头。
    抗旨后果很严重。
    孟侜和楚淮引对视,如果说这天底下他愿意相信谁,那这人一定是楚淮引。反过来,如果楚淮引要信任一个人,那一定不是他。
    想到这,孟侜有些心疼楚淮引,“好。”如果有一天楚淮引反悔了不愿在他这棵树上吊死,堂堂七尺男儿,总归也不会没有活路。孟侜为自己打气,他这一年多来从来没对人动心多,想来几次脸红心跳,对象全是陛下,那就试试吧。
    楚淮引眼睛一亮,他激动地不知说什么才好,猛地抱住孟侜,像汤圆似的搓了搓,“真的?”
    孟侜点点头:“真心的,不是因为圣旨。”
    楚淮引抱住他蹭了蹭,把孟侜的领口都蹭松,在锁骨上面留下一排牙印。
    陛下压抑久了,需要一点点宣泄口。
    孟侜忍了,总比做别的事情好。虽然他只答应让陛下追求,还没答应别的。
    然而领口越开越大,胸前传来湿热的触感,孟侜忍无可忍,你儿子还睡在旁边呢!
    楚淮引捧着孟侜的脸亲了一口,表情有些神奇,“你身上有奶香味。”
    孟侜脸一红,你儿子贪吃还吐奶,你怎么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楚淮引长臂一伸,把小秉钧拨过来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不赞同,捏了捏孟侜的肚子。
    孟侜心一提。
    “这小子倒是白白胖胖,你就这么虐待自己?除了屁股哪里还有肉?”楚淮引只是虚虚压在孟侜身上,都能明显感受到他那一身骨头。
    孟侜想我心甘情愿,嘴上乖巧道:“我反省。”
    半夜突然被翻身还被说太胖的小秉钧毫无所觉,倔强地翻回原来的姿势。
    “朕照顾你们,绝不会再让你挨饿。”
    孟侜想起陛下热衷投喂自己雪斑,小秉钧可比他可爱十倍百倍,以后不会被楚淮引真喂成胖子吧?
    “小孩子也不能吃太多,要是适可而止。”孟侜试图和他沟通育儿经。
    “他的事都听你的,你的事听朕的。”楚淮引道,“打个商量,朕先预支一点以后的福利。”
    孟侜不肯,而且你技术不咋地:“这还能预支?”
    楚淮引幽幽道:“你欠朕七千两,规定一年之内无法尝清就要答应朕一件事。而你跑了一年半……”
    孟侜:“这是那件事?”
    “不是。朕只是提醒你。”
    孟侜一瞬间就想赖账,楚淮引看出他的意图:“那朕以后就天天跟秉钧讲你赖账的故事。”
    “……”罢了,罢了,爱亲哪儿亲哪儿。
    ……
    东方微亮,楚淮引起床去厨房给孟侜拿早膳。
    季炀昨日见楚淮引进去了就没出来,在屋顶偷听了会儿,久久反应不过来。
    陛下真是神了,这样也能认出来。
    孟大人还一跃成了皇后!
    这被狗追一样的发展。
    他见楚淮引出来立马跟上,等待陛下的指示。
    楚淮引十足愉悦,拿个包子都不假手于人,“去准备一辆马车。”
    拖家带口的陛下,一匹马显然装不下。
    季炀结巴:“那、那个孩子……和陛下什么关系?”
    季炀听了全程,当然知道没有干系,他这么问是想委婉提醒一下,来路不明的孩子真要带回宫啊!要真铁了心要认,他心里也好有个底。
    楚淮引心里打了个突,他昨夜心都在孟侜身上,没看清孩子,早上匆匆看了一眼,也没多想,可现在回忆起那孩子的样子,楚淮引不禁怀疑——
    “朕是不是长得平平无奇?”不然怎么随便一个孩子有点像他?
    季炀一头雾水,以为陛下在追孟大人所以对容貌不够自信,发自内心道:“陛下天人之姿,难出其二。”
    楚淮引道:“你跟朕来一下。”
    ……
    楚淮引一起床,孟侜就醒了,比他更早醒的是小秉钧,但是小秉钧乖巧时简直让人心疼,早醒也不哭不闹,自己咬着指头玩,等他爹醒了才喜滋滋地往孟侜身上爬。
    孟侜怕他饿着,起得一天比一天早。
    孟侜一醒,小秉钧就咧着嘴角要下地,只是穿个衣服的空隙,又要往床底去。
    孟侜耐心教他,现在只要敲敲床板,说句“宝宝出来”,小秉钧听到声音就主动出来了。
    他刚要抬手,门外传来脚步声,两个人的,另一个人很有可能是季炀。
    青天白日,就算陛下再眼瞎,季炀旁观者清,本身就眼力惊人,孟侜有些慌张。
    隐隐觉得屁股疼。
    会被打吧。
    小秉钧还在床底,孟侜脑子一抽,和他一起钻了进去。
    楚淮引推门进来,看见屋里没人,床底动静倒是不小。
    “不要吃手,脏。”
    “乖,待会儿就吃饭。”
    “这里面怎么这么脏。”
    孟侜带孩子有点新鲜,楚淮引打断孟侜:“在里面干什么?”
    小秉钧闻到饭菜的香味,嗖嗖地从里面爬出来,被孟侜按住屁股。
    “陛下今天,不,这个月内,能不能都不要生气?”孟侜提出小小的请求,随便心慌意乱地摸了一把小秉钧的口水,怎么就长得那么像,这不是坑爹吗?
    小秉钧跟泥鳅似的抓不住,孟侜跟着他往前了一些。
    大猫带着小猫趴在床底,仰着头露出四只黑白分明的眼睛。
    楚淮引一句“可以”到了嘴边,突然卡了壳。
    第92章跑路番外完
    楚淮引不可置信地向孟侜看去,看见他眼里来不及收起的心虚。
    “啪啦”一声,季炀第一次在孟侜面前失态,端包子的盘子一个不稳掉在地上。
    包子滚到床边,小秉钧伸出胖乎乎的五指抓了一个,留下五道黑爪印子。
    楚淮引和小秉钧同时看了一眼季炀,眼里嫌弃的情绪一模一样。
    季炀差点跪下。
    怎么回事?陛下流落在外的小皇子?!
    这容貌和眼神!不是龙种他把头砍下来当球踢!
    孟侜把儿子手里包子拿开,目光游移,不敢和陛下对视,偷偷藏了两个包子在手里。
    万一陛下不答应,那就是一场床底持久战,他需要备一点干粮。
    楚淮引看见他的小动作差点气笑。心里笃定了这是他的孩子,又是暴怒又是手痒,但他谨记着自己还在追求孟侜,万一把人吓跑了……
    “出来!”楚淮引忍了忍,把手伸出来接小秉钧。
    小秉钧一点也不怕生,大概是昨晚楚淮引强行和孟侜同床,小秉钧习惯了楚淮引的气息,抬起手就给楚淮引抱。
    孟侜赶紧拉住儿子,这可是他唯一的护身符,可不能跑了。
    孟侜改趴为躺,把小秉钧平放在肚子上,一手护着他的头,一手搭在背上。
    “你保证不生气。”
    小秉钧不知道发生什么,以为孟侜要和他玩骑大马,兴奋地拍手。最近因为赶路,小秉钧的指甲长了孟侜也忘了给他剪短,小爪子拍在脸上还有点疼。
    孟侜眯着眼躲开,楚淮引看不下去了,这一大一小叠加,跟胖嘟嘟的小秉钧一比,更显得孟侜手腕纤细,骨瘦如柴。
    楚淮引难以想象这中间孟侜吃了多少苦。
    怒火渐熄,心疼悔恨占了上风。楚淮引抹了把脸,“朕不生气,饿了吧,出来吃饭。”
    “君无戏言。”
    孟侜将信将疑地挪动,一出来儿子就被抱走。楚淮引把小秉钧扔给季炀:“给他换身衣服。”
    单身汉季炀手忙脚乱地接过小皇子,从来没抱过孩子的他一时间觉得比自己第一次拿筷子还困难。
    楚淮引把孟侜从地上抱起来,轻得不可思议,“这么大人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床底脏不脏?”
    孟侜喜获陛下亲自换衣服成就,亲自喂饭成就。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