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下载:www.biquge003.com/app/ 免费下载热门手游!
    孟侜抓着小秉钧喂米糊和骨头汤,小秉钧滑来滑去,就是不肯老实实吃饭。
    孟侜怒而把他塞给楚淮引,楚淮引从容接过,小秉钧突然老实。
    “你是不是掐他了!”孟侜惊疑不定,不兴棍棒底下出孝子这一套啊!
    楚淮引抬起双手以示清白,“朕抱着,你来喂。”
    孟侜鄙视地看着小秉钧:啧啧啧,这么怂的样子……和我一样,是亲生的。
    但小秉钧和孟侜一样,稍微一熟悉就无法无天,或许是楚淮引身上的气息太沉稳可靠,小秉钧就像孟侜胆子肥的不行,不一会儿,就能抓着陛下的头发咬着嘴里糊一口口水。
    孟侜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欠你的七千两……”这是个定时炸弹,一定要挖出来拆了。
    “嗯?”楚淮引眉眼一厉,想赖?
    小秉钧大概真的表演天赋奇佳,跟着楚淮引学表情,孟侜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张脸,硬着头皮指着儿子道:“我算是都花在他身上了,所以可不可以……”
    算了?
    哪怕是皇帝也要出奶粉钱啊!
    孟侜思路顺畅,楚淮引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提起另一个话题,“秉钧是你生的?和朕生的?”
    “嗯。”
    楚淮引进一步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是一道送命题。孟侜不知不觉就被楚淮引成功转移话题。
    失忆这招用过,不能再用。但楚淮引又没证据,他说个合情合理的时间,混过去就好。坦白从宽,屁股开花。
    “三个月半!肚子大起来的时候!”孟侜斩钉截铁。
    就在此时,暗卫送来一封书信。
    楚淮引冷笑着看完交给孟侜,“读。”
    “属下奉命修葺将军府,按陛下的命令不动孟大人住过的地方,但今日打扫时,在床底发现了几包药,经太医一查,证实是安、安胎药。”
    孟侜磕磕巴巴,差点想把信吃了。他这两天运气也太糟糕了,回回被打脸。
    吃饱喝足,楚淮引开始算总账,列下一大堆不平等条约,就等孟侜养好身体胖十斤了再兑现。
    孟侜觉得自己像只屠宰场里的猪,想努力营造茶不思饭不想的忧郁感,减轻体重拖延时间。
    事实是他回回都比楚淮引吃得多。
    养胎不在,生产不在,坐月子不在……这些关键的时间楚淮引全面错过,每次看孟侜一副饿狠了的样子,心疼得无以复加。
    孟侜趁机和他打商量:“减一条呗。”
    “没商量。”
    楚淮引安顿好王语母女,带着孟侜回京。两人共乘一辆马车,楚淮引都没让孟侜抱小秉钧,“你好好休息。”
    孟侜全程空着手,不到一天就觉得自己胖了三斤。
    他和楚淮引商量,先不宣告小秉钧的身份,他想先从大理寺丞慢慢做起。
    楚淮引表面说好,第二天就下旨封他为大理寺正。一连下了三道圣旨,第一道让他坐着听旨,第二道升官,第三道……
    用圣旨写情书是什么鬼?
    孟侜面红耳赤地接了圣旨,下不为例!
    ……
    小秉钧能爬几天就想走路,还不要人扶,自立自强,胆子贼大,从不怕摔。
    楚淮引:“这跟你跑路的样子有点像。”
    孟侜:“哪里像!不要借题发挥。”
    “什么时候能宣告天下?那帮老臣又在劝朕选妃。”楚淮引头疼,明明朕连孩子都有了,去看一次小秉钧和孟侜还要偷偷摸摸。
    有一回他翻墙,从墙头跳下来,屋里的小秉钧正好慢吞吞地爬上一只小板凳,小孩子有模仿天性,见楚淮引跳下来,他也啪唧跃下,青蛙似的四肢着地,蒙了几秒之后才知道疼。泪花在眼圈里打转,瘪着嘴忍住不哭,非常令人心疼。于是陛下被警告以后只能走正门。
    “那朕可以光明正大地进门?”
    “不行。”
    “……”
    “所以你最近好好呆在宫里。”
    楚淮引觉得这是无妄之灾,气得立马给孟侜升了官。
    丞相。
    短短两个月连升几级,随后楚淮引宣布自己和丞相育有一子,加封皇后,楚秉钧封为太子。
    孟侜:本官觉得风评被害。
    楚淮引:皇后的风评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比如再生一个。
    孟侜:……
    —完—
    第93章捉泥鳅番外
    正值七月,京城天气炎热,楚淮引提议去避暑山庄小住两个月。
    小秉钧十七个月,能够下地跑,一听说要出门,眼睛亮亮的,当晚便收拾好的自己的包袱。
    孟侜和楚淮引都在批奏折,小秉钧两只手拎着包袱从这桌走到那桌绕圈,试图打动两个爹爹立马出发,但只收获了两个亲亲。
    小秉钧老成地叹了口气,席地坐下,打开包袱开始自娱自乐。
    包袱里都是吃的,花生糖,桂花糕,地瓜条……甚至还有一个纸包层层打开,里面存着一只酱鸭腿。
    还是热的。
    小秉钧眼睛一眯,伸出小舌头在鸭腿上舔了舔,确认味道是他最喜欢的酱香味,便旁若无人地在御书房啃了起来。
    啃了两口,小秉钧眼珠子一转,站到孟侜面前,恨不得把鸭腿怼到孟侜眼皮子底下吃。
    孟侜肚子瞬间就饿了,余光离不开儿子的鸭腿,觉得自己很没出息。
    于是把剩下的两本奏折往陛下面前一推,蹲下来翻了翻儿子的包袱。
    小秉钧早就料到会这样,把鸭腿叼着,大方地从包袱底下又刨出一个油纸包,认真地打开之后递给孟侜。
    “秉钧真好。”孟侜幸福感满满地接过鸭腿,也坐在地上。
    小秉钧还不停,继续刨,也给了楚淮引一个。
    谁能抵抗一家三口一起啃鸭腿的诱惑呢?还是儿子亲手给的,楚淮引放下奏折,哪怕这是在御书房,拿了一张湿帕子帮儿子和孟侜擦干净手,然后愉快地加入这个行列。
    孟侜随手把包袱挪开,一下子被它的重量震惊到。
    他儿子是往里塞了两个石头吗?
    刚才还拎着包袱打转,这是什么天生神力?他以为包袱很轻才没有注意。
    楚淮引扫了一眼门口的暗卫,眼神不善。暗卫有苦说不出,小太子躲在床帐里面收拾的包袱,分明看见他拿进去的只有三包鸭腿,怎么冒出来这么多东西。他以为里面装的是小太子钟爱的小枕头。
    “累不累?”孟侜紧张地揉着小秉钧的胳膊和肩膀,怕他拉伤。小秉钧脸上的婴儿肥未消,轮廓却一天一天更像楚淮引,唯独那双眼睛灵动狡黠,和孟侜相似,脑袋一歪就是源源不断的歪主意。
    楚淮引把小秉钧抱在怀里查看,没发现什么问题,摸摸他的头:“你才两岁,不能拎这么重的包袱,知道吗?”
    小秉钧一开始以为是挠痒痒,笑得前俯后仰,听见楚淮引的话,才乖乖道:“秉钧知道了。”
    舅舅每天都要进宫教太子打拳,为此还自创了一套适合一到两岁的小孩的拳法,说是练拳,更像做游戏。
    真正出发那天,孟侜和小秉钧都醒得异常早,楚淮引哭笑不得地一手抱起儿子,一手牵着孟侜,“提前出发吧。”
    避暑山庄并不远,路上走个七八天就到了。
    避暑山庄在京城以南,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它在夏季也相对凉快,历代皇帝都曾在这里修建行宫,宫殿规模宏大,大量吸引富家客商定居,比之京城不输。
    第八天,他们歇脚在山脚的一个小村落,午后下过一场雨,消去酷暑的炎热,地上有些泥泞,但干得很快。
    一群少男少女挽着袖子,撸起裤腿,在水田沟渠里捉泥鳅,时不时有明朗的笑声传来。
    孟侜有些蠢蠢欲动,小秉钧眼睛比他还尖,小胖手指着要往田里去。
    孟侜看见楚淮引在和季炀谈晚上的巡逻安排,无暇管他们,对小秉钧比了一个“嘘”,顺水推舟理直气壮地牵着儿子就往热闹那边凑。
    “你们去哪?”
    楚淮引叫住他。
    孟侜挺起胸膛,“本官去体察民情。”
    小秉钧:“我、我也……”
    楚淮引好言好语哄他:“乖,我们过几个月再下水,太医说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要着凉。”
    大夏天着什么凉。
    孟侜两颊鼓起,像一只塞满松子的松鼠。“关键时期不要着凉”,这句话陛下从他怀孕起说到坐月子,到秉钧抓周,再到秉钧能跑能跳,连语气都不带变换的。
    拿着太医的鸡毛当令箭!
    再几个月要是二胎都有了,还下个屁水!
    小秉钧期待地抱着孟侜的大腿,父皇虽然宠他,但大事上说一不二,唯独丞相大人能左右,还很容易。没错,在小太子眼里,捉泥鳅是件大事。
    孟侜说:“我们就看看。”
    小秉钧:“……”
    一家三口来到田边,小秉钧蹲在水沟旁,里面半指长的小鱼游来游去,他看得目不转睛。
    “御花园的锦鲤也没见他这么喜欢。”楚淮引无奈。
    一田的泥鳅小鱼小虾近在眼前,孟小猫心动不止,只有陛下不为所动。
    他想了想,开始哼哼。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大哥哥好不好,我们去捉泥鳅……”
    孟侜看着楚淮引唱,用的清脆的少年音,在耳边来来回回叫他大哥哥。
    “大哥哥”三个字叫得又甜又脆,楚淮引抵抗不住孟侜难得的撒娇,隐隐动摇。
    孟侜加把劲,还切换少女音,搞得和男女合唱一样。
    小秉钧抱住楚淮引大腿,跟着奶声奶气地说:“大哥哥好不……”
    孟侜顿了一下,捏住他的嘴:“他是你爹。”
    楚淮引妥协:“朕和你一起下去。”
    他帮孟侜挽起裤脚,抱着儿子,牵着孟侜下地,免得他摔倒。
    一脚踩下去,泥浆淹没到小腿肚子。踩不到实处,纵有无比轻功也异常笨拙,何况手里还抱着孩子。
    小秉钧搂着楚淮引的脖子卖乖:“父皇辛苦,秉钧不用抱。”
    楚淮引看穿他的套路:“泥里有虫子会咬你的脚,等长大了就不怕,现在还不能下去。”
    小孩子皮肤嫩,楚淮引怎么可能让秉钧下水,“你看,朕帮你抓。”
    “这里有!”小秉钧指着不远处道。
    楚淮引走过去倾身抓捕的一瞬间,小秉钧突然身子一歪,小手一伸使一招猴子捞月。父子两手里同时有一只泥鳅。
    楚淮引:这不死心的样子和孟侜真是一模一样。
    小秉钧大概没想到泥鳅会挣扎,表情严肃里带着慌张,小拳头紧紧握着,他力气不小,泥鳅露头露尾巴,中间一截快被掐断气了。
    他眼巴巴地看着楚淮引,鼻子一皱:“我不要它了。”
    楚淮引接过泥鳅,“在父皇衣服上擦一擦手。”
    小秉钧不客气地在陛下胸前的龙纹上擦了擦手心手背,把威风八面的金龙擦成了一直黑不溜秋的泥鳅。
    “这是不是一只有脚的大泥鳅?”小秉钧指着龙纹问。
    楚淮引:“……不是。”
    自己抓过,接下来他才乖乖地看着楚淮引动手,时不时爆发出一声“哇!”
    孟侜快准狠地从泥浆里逮到一只泥鳅,滑溜溜的泥鳅甩着尾巴溅起一注泥水,小猫立马变黑白猫。
    刚抓到一只扔进陛下腰间的竹篓里,孟侜已经联想到它的吃法,泥鳅裹上焦芋粉和鸡蛋清炸一炸,香香脆脆。
    田埂上有散落着一个个不起眼的小洞,里面住着张牙舞爪的小螃蟹。
    “他们的家可真好啊。”小秉钧感叹。
    舅舅随行,一到村里就拿上弓箭去狩猎,等他回来却发现贺渊还没回,放下猎物便进山去寻。没走几步就看见满载而归的贺渊。原来贺渊善骑射,想在大将军面前一展雄风,特意落后一步往深山去。
    “你怎么比秉钧还幼稚?”人家个子刚到我膝盖就懂得听舅爷爷的话才有糖吃。
    贺渊一脸高兴,姜仪一会儿不见就急着找他这件事比他猎到了獐子还兴奋。
    “下不为例。”姜仪板着脸,不太自在道,“我们要在一起,你就不能做这样危险的事。”
    姜仪首次语言上承认他们在一起,贺渊眸色一深,丢下弓箭把姜仪按树干上,二话不说亲上去。
    楚淮引拎着两只猫洗澡,把一身的泥水冲干净,扔到床铺上,并且对着孟侜细数他儿子趁他洗澡干的坏事。
    小秉钧刚到这个屋子,屋里刚生下三只崽崽的母猫立马带着小猫崽挪窝。
    “秉钧捅了一个蚂蚁窝。”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