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第一五二六章 相公

第一五二六章 相公

小说: 美女赢家   作者: 灵宇   字数: 4330 字   更新时间: 3天前

笔趣阁www.52bqgcom.com,最快更新美女赢家最新章节!

一出新业大厦,杨景行抓紧女朋友打电话:“晚上吃什么好东西了?”

“没胃口。”何沛媛还牵挂着:“怎么样了?”

“双喜临门。”杨景行原形毕露:“老婆猜猜。”

何沛媛多了解男人呀:“又有那个美女送上门了?”语气也是乐见其成呢。

一听杨景行回购三成股份,何沛媛更是拍手叫好,这也是昨晚有想到的一种微小可能,居然成真了,而且合同都签了。合同都签了?那钱呢?

抵押房子贷款?姑娘可就高兴不起来了,只有这一个办法吗?找谁借不行吗?何沛媛并不怀疑男人的还款能力,也不是多么痛心百八十万的利息,就是觉得抵押房子这种事:“你爸妈知道了肯定担心你,会心疼。”

杨景行也觉得有可能,所以这事就先瞒着长辈了:“你爸妈也先别说。”

何沛媛不高兴了:“我妈没那么势利,又不是看中你有房子。”

杨景行想的是:“怕你妈也心疼我嘛……”

何沛媛更是勃然大怒,不过一算账不对呀,他们有那么值钱吗?怎么好意思开口的?在女人看来,公司都是自己男人一手撑起来的,何沛媛选的角度是:“我就要问他们,公司里谁才是不可取代的?”

“所以他们就要被取代了。“杨景行倒想得开:“不过这笔钱也是他们应得的,我们没必要计较。”

“凭什么……”何沛媛气得半天憋出一出一句:“不是他们应得,而是我老公给得起!“

杨景行哈哈哈得把十二缸的声浪都要压过去了,但也并没拿左悦的事迹出来比较,而且庞惜又有电话来,估计是什么事。

姑娘就叮嘱男朋友放宽心小心开车,到家再聊,一千两百万而已,电影分红肯定都不止这么多。哎,他们还算有点脸皮哦?分要分账上现金。

杨景行分析认为两位前搭档想肯定想到了,但也知道没有指望,公司账上现在已经没什么钱,熬到《美中不足》分账的时候,等着还等着花的那么多也由不得他们决定。

何沛媛又得意哼:“想算计先才女后标杆的男人,他们还嫩了点。”

杨景行可不敢开怀大笑了,稍微嘿嘿一下:“别开这种玩笑,我先回个电话。你爸妈都在家?”

“在呀,这么晚了……”

庞惜接电话有点慢但是说话快:“樊云来了,一个人。”

杨景行也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怎么说?”

“要见你。”庞惜好像已经聊过了:“想毁约,取消合同。”

“人走没?”

“还没?”

“你接待一下,说不好就让她给我打电话吧。”杨景行确认一下:“王成川没回公司?”

“他没来。”庞惜还说明:“樊云也没进来,我跟她在对面聊的。情绪比较激动态度还好,说王成川没跟她商量。”

杨景行嗯:“知道了。”

“我再跟她谈谈。”庞惜好像有经验了,语气稳定:“留点情面。”

杨景行嗯:“人还不错……你对她的工作了解多不多?”

“没怎么聊过工作。”庞惜大概知道:“公司好像规模不小,业务比较杂,除了会展还做咨询包装广告,她应该是中层,我去查一下。”

“不用查,也不着急,慢慢聊能挡尽量挡。”杨景行纯粹恶心人:“如果她真的很有诚意和决心,实在推不掉,就留百分之二股份换她来上班,股份也给她,就说不然川哥也不好面对王建贤……”

庞惜嗯:“我是这么说的,而且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们今天已经吃教训了。”

“你也早点休息,争取修养一段时间。”杨景行说得好听,接着就来:“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公司要再调整升级,能放的小事情尽量放下去,宏星那边也不能放松,该放的一定要放,抓大的。”

庞惜嗯:“好,知道了。”

在姑娘家楼下遇到向奶奶的时候,杨景行正在接陈天云的电话,说是乔总明天到浦海,见个面吧,不谈生意只是聊一聊。陈总监还透漏,王建贤给他打电话了,说是已经跟另一个王总商量好,出让两个人的三成峨洋股份,他们虽然很看好公司发展但个人原因比较复杂:

“我也没回绝,只说两个人的三成就只能估值两千万来算,不知道有没有帮到杨总一点小忙。”

老年人还在旁边关心着呢,杨景行继续强颜欢笑:“内部事情内部处理,不过还是谢谢陈总监,那就明天见面聊。好的,再见。”

向奶奶等好久了:“来找小媛?”

杨景行点头哎:“您这么晚还散步。”

“我在那边打牌。快上去。”老人好像还心疼:“工作很忙哦?吃饭了吧?”

杨景行也不能拒绝何家的老邻居跟着自己上楼呀,还得陪笑脸解释一下在新闻上露脸露名的人很多很多都是普通老百姓,自己只是其中一个。

老人似乎很欣慰,在年轻人敲门后她还再帮忙叫一叫:“小媛,雅丽……”

开门的是何伟东,挺意外:“您……”

“送小杨来找小媛。”向奶奶还:“几天没看到雅丽了。”

“她洗澡……”何伟东观察一下杨景行:“拿的什么?”

“给媛媛带点吃的。”杨景行都会自己进屋了:“媛媛快来……”

何伟东说明:“刚有事出去了……您还不休息?”

几句话送走了老人关上门,何伟东回头再看看年轻人:“下午没回来,怎么搞的?”

杨景行也闹不明白了:“她说在家,我晚上加班……”

看年轻人拿出了电话,何伟东点头:“问一下,搞什么名堂。”

再次接通,杨景行还是得温柔点:“在哪?”

“我自己家。”何沛媛理直气壮呢:“你到哪了?”

杨景行都压制不住火气:“我刚碰到向奶奶,你说到哪!”

何沛媛大概是伸着小舌头鬼脸了一声,还有脾气呢:“谁要你去我家的?谁允许了?”

“允许你个头。”杨景行都不给长辈面子了:“吃的我不带过去了,我自己吃了。”

“你敢!”何沛媛着急了:“什么东西?”

何伟东好像能听见女儿说话,坐下了好笑起来。

杨景行也消消气:“算了,也不是来找你的。在家别乱跑,我马上回去”

“没好吃的别进门……”

看年轻人挂了电话,何伟东都担心:“天天晚上这么吃……”

“没有,今天加班公司叫的外卖我装了点。”杨景行这才坐下:“这几天有点忙,明天可能也没空,我就说来来问问您和阿姨,迪雅爸爸生日我和媛媛怎么准备好?”

“没空就算了,忙你们的,日子其实是下周三,小媛大姨也是心血来潮。”何伟东好像也兴趣不大:“他们的朋友还有李顺凯的姑姑,一大堆人吃饭也吃不安静,你最好别去,少点麻烦。”

“我陪媛媛,时间安排好了。”杨景行还挺积极:“准备点什么礼物……”

“不需要!”何伟东连连摆手心直口快:“你送贵重了害李顺凯挨骂,他爸爸对他的方针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杨景行也好笑:“那次凯哥喝醉了坐路边,姨夫直接用脚踢,我当时还特别不好意思……”

不到十分钟吧,范雅丽出来了。天气也比较温暖了,长辈穿着单层的长袖睡衣睡裤,手中的头发基本裹好了:“没喝茶?”

“景行加班过来的,上了小媛的当以为她在家。”何伟东概括说明:“还带吃的了。”

范雅丽不大相信:“你们没打电话?”

杨景行也不能告状呀:“刚打了。”

何伟东可能也是掩护女儿:“景行问你给李顺凯爸爸送不送寿礼?”

“不需要。”范雅丽严肃摇头,“我电话?”

杨景行还想多跟何伟东就说一说自家叔叔婶婶舅舅姨妈的情况,可范雅丽不给面子呀,她进卧室没一会就面带怒色再出来:“景行以后别让小媛开这种玩笑,关键时候找不到人,出了问题怎么办?”

杨景行很规矩:“是我没问清楚,我没跟媛媛说要过来。”

“所以说你们两个人……”范雅丽挺不客气的,但还是对电话更严厉:“加班到现在还有时间陪你开玩笑?”

何伟东给老婆赔笑脸:“操心得多……”

女朋友虽然不在,杨景行也还是愿意跟长辈聊天。范雅丽坐了一会再次强调了跟丈夫差不多的意思,不需要准备礼物甚至可以不出席寿宴,然后才问起:“小媛说有人收购你的公司?”

杨景行点头:“今天主要就忙这个事,他们想收购网站,不是公司。”

何伟东都来精神了:“发起方哪家?”

“众合您听说过没?”

“众合,乔……律图,是吧?”何伟东还是不太了解:“收购还是并购?”

杨景行笑:“收购,还没资格被并购,他们上市的。”

“怎么谈的?”何伟东几乎调整出个商务姿势。

杨景行摇头:“没谈拢,他们出价有点低,只有三千多万,再说我也不想卖,媛媛的意思也是不卖。”

何伟东考虑点头:“是有点低……跟家里商量没有?”

“没来得及,他们来得快走得快。”杨景行觉得:“商量应该也是这个结果。”

“景行。”范雅丽语气温柔但表情忧虑:“这些事情尽量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吧?”

杨景行点头:“我也想少点人知道,不过同事朋友传肯定会传一阵,不过很快也就过去了。”

“没卖的就不是钱。”何伟东倒放心:“卖了也不是三千万现金带身上。”

“小心没大差。”范雅丽警告:“就有那种恨人有笑人无的。”

何伟东安抚:“景行认识的身边的应该都是比较好素质的……”

范雅丽可真是个好妹妹:“以后跟李顺凯的那些朋友少接触,他的朋友又还有朋友,谁能保证?不是说别的,借钱,拉你合伙,还拉你下水,递给你一根烟里面有什么东西……”

何伟东都哈哈:“阿姨的话你姑且听之。”

“阿姨关心我,我妈也担心得多。”杨景行倒是不怕:“不过平时接触的都是比较保险的人,凯哥也挺好的……”

范雅丽又想起来:“你快点回去,小媛一个人。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跟身上摸不出两百块的李顺凯都这么说……”

杨景行又提着饭盒跟长辈再见的。

车子出小区没一会,姑娘的电话又打来了,当然是要好好算一算臭无赖害得自己被母亲狠狠批评这笔账。

何沛媛本来准备事情等尘埃落定了再跟家里透漏的,可是不能让母亲认为自己情愿守着空的国际名园都不愿意回自己家了呀,只好拿出公司被收购当理由,这样她要在国际名园帮忙准备公章文件之类就显得比较合理了。

可能是该算的在电话里算完了,杨景行回家刚推门就愣住了,好几秒后才闪身进屋反手关门,已经满脸花开:“干嘛……”

一身青衣装扮黑长秀发配合都市红妆的姑娘微微欠身:“公子,请。”不仅有站姿还用上了戏曲腔调,虽然不专业。

杨景行也局促窘迫了,两脚互搓换鞋子,又赶忙放了饭盒,但他只会大白话:“姑娘请。”

何沛媛还先来一个轻轻的短水袖身段拿定了指法,然后就是碎步结合圆场步还融入了云步地一条从门口缓缓画出一条风摆柳的半弧线出去,经过玄关到达了客厅。

杨景行根本不敢追。

何沛媛在那边又换了指法:“相公请。”虽然口型和眼神基本为零,但有都市的含情脉脉。

杨景行还磨磨蹭蹭小心翼翼的,走到青衣姑娘身前不敢太靠近。

“相公……请坐。”何沛媛这个鼻下挽花再双手左出“承露”的动作就有点粗糙了。

可杨景行像是来到了主席台一样,而且表情比他在主席台上还正经严肃得多,只见他稳步走到沙发前,转身缓缓坐下,双眼平视神情端庄,入行以来空前地尊重艺术。

青衣演员却有点忍不住笑的感觉,转身背对去了,然后左臂缓缓举起右臂放在了背后,摆了一个似乎是古典舞的起势。接着,姑娘右脚慢慢提起一点,左脚还踮脚尖,身体微微弓弯,然后还能单脚慢慢下蹲,厉害厉害,开始了。

古典的起势之后双臂平展轻轻摆动,好像是孔雀舞的东西,接着又过度到云手上了,边云手画着圈演员边转身面对观众,小眼睛有点顾盼生辉呢。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3.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报错欠更
最新小说: 深空彼岸 代替姐姐做娘亲 明目张胆 重生农家:种种田,撩撩汉 美女赢家 仙君,干了这碗酒 HP-来自流星街的托比亚·斯内普 王妃大人请上座 纨绔公子独爱妻 老公,夜深请关灯!